“共享员工”火了!东莞制造业牵线1.3万员工解燃眉之急

产业

“共享员工”火了!东莞制造业牵线1.3万员工解燃眉之急

  导读:“共享员工”这一灵活就业新形式已从新经济平台蔓延至制造业。深圳、东莞、中山、合肥、杭州、青岛等城市均在疫情期间针对制造业推出“共享员工”政策,大力扶持“共享员工”。其中,截至7月份,东莞制造业累计牵线“共享员工”1.3万人。

  人社部等多部门日前表示,我国包括“共享员工”在内的灵活就业人员规模已达2亿多人,成为吸纳就业的蓄水池。

  来   源丨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

  记   者丨李振,实习生冯典俊

  编   辑丨周上祺

  疫情期间,一种新的灵活就业形式――“共享员工”涌现,包括阿里巴巴、京东、苏宁等新经济平台企业推出“共享员工”计划,促进灵活就业。

  如今,“共享员工”这一灵活就业新形式已从新经济平台蔓延至制造业。在制造业重镇东莞,王新和通过“共享员工”政策,从一家运动用品公司的电焊工,摇身一变成为东莞南兴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的钳工,每月还能从东莞市政府领取最高800元的补助。

  王新和成(002001,股吧)为享受“共享员工”红利的一个缩影。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包括深圳、东莞、中山、合肥、杭州、青岛等在内的城市均在疫情期间针对制造业推出“共享员工”政策,大力扶持“共享员工”,甚至专门出台细则为“共享员工”提供顶岗补贴。

  在数日前举办的国务院政策吹风会上,人社部等多部门表示,我国包括“共享员工”在内的灵活就业人员规模已达2亿多人,成为吸纳就业的蓄水池。

  在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看来,“共享员工”不仅是特殊时期精准服务企业用工、稳定员工就业的创新,更是新业态新形势下人力资源开发的一个有益探索。

  “共享员工”通过提供临时就业岗位,能够迅速盘活意外赋闲在家、具有成熟业务经验的人力资源,同时也尽量减少疫情对服务业、制造业企业带来的“用工荒”影响,在一定程度上企业缓解了自身用工压力,是双赢。

“共享员工”火了!东莞制造业牵线1.3万员工解燃眉之急

  图 / 图虫创意

  制造业“共享员工”热

  在新冠肺炎疫情持续影响下,“共享员工”带来的新就业模式一度引发热议。

  该模式由盒马率先使用,通过明确“共享员工”不改变原用人单位和劳动者之间的劳动关系,原用人单位应保障劳动者的工资报酬、社会保险等权益。

  为此,国常会在3月17日提出,支持发展共享用工、就业保障平台,为灵活就业者提供就业和社保线上服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不少制造业城市仿照新平台经济涌现的“共享员工”模式,推出了制造业版。

  例如,东莞就推出企业用工余缺调剂服务的“共享员工”模式,并在广东省率先制定企业用工余缺调剂指引,推动闲置劳动力尽快上岗,帮助缺工企业复工复产。

  东莞是就业大市,人力资源市场非常活跃。多年来,东莞制造业企业用工存在季节性、临时性的需求变动大的特点。

  例如疫情期间,东莞一家运动器材生产企业的招聘主管沈女士对21记者反映,制造业企业往往存在季节性用工问题,每年4-6月生产淡季,一般会有约10%的劳动力富余,涉及300名员工左右。

  类似沈女士所在企业的情况不是少数。很多企业在淡季出现订单锐减,在停工停产、收入减少的情况下,还需要负担较大的人力资源成本,对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最终通过政府引导,沈女士的企业与当地一家毛绒玩具生产企业达成合作,借出250名“共享员工”。通过不同行业间的“共享员工”,既减轻了一些企业停工期间支付工资的金压力,又解决了另外一家复工企业员工不足的问题,有效提升了人力资源资源配置效率。

  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有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推广共享员工,一方面,有利于增强人力资源市场的灵活性,充分发挥人力资源的潜力,实现人力资源高效配置;

  另一方面,也可以解决季节性、临时性缺工问题,保障企业正常生产,实现共享企业与员工的多方共赢。

  截至7月份,共计288家企业开展了“共享员工”对接,累计牵线“共享员工”1.3万人。

  除东莞外,“共享员工”的政策在全国也呈现出遍地开花之势。

  深圳也在3月份出台《关于开展企业用工余缺调剂工作的通知》,其中福田区在“福企新十条”里对使用“共享员工”实行补贴政策,给达成员工共享协议的,共享人数在10人以上且共享时间超过一个月的,给予实际用工企业最高10万元的支持。

  安徽省在2月份也出台《关于全面推进“共享员工”等用工余缺调剂工作的通知》,部署全省全面推行“共享员工”等用工余缺调剂工作,明确对开展“共享员工”等用工余缺调剂的企业和人力资源服务机构给予奖补。

  除上述城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发现,上海、中山、江门、合肥、杭州、青岛等各地方均出台关于“共享员工”的政策。

“共享员工”火了!东莞制造业牵线1.3万员工解燃眉之急

  图 / 图虫创意

  “共享员工”能否常态化?

  像东莞、合肥、深圳、中山等最早推行“共享员工”的城市,往往是制造业占比高的城市,对技工、普工的用工需求大,未来能否将“共享员工”这一模式推行到底呢?

  实际上,近年中国各地制造业频繁上演的“招工难”问题,早已是常态。“共享员工”模式的出现或可提供一个机会。

  另一方面,产业间的劳动力加速流动,为“共享员工”提供了探索的可能。

  但也有业内人士持不同观点,“共享员工”只是特殊时期的产物。从长期来看,随着疫情的缓解,大面积的跨界“共享员工”难以成为经济常态。

  目前大部分的“共享员工”都存在于质量控制风险低的工种中,技能要求低,可重复性强。

  真正核心的岗位,存在难以消除的壁垒,对于双方企业的员工培训成本都会大大增加。

  其次,“共享员工”政策也为企业带来了新的劳务法律问题。例如,不同行业的结算方式的差异、员工的接受程度、行业工种保密规定的要求等等问题,都是对双方企业新的挑战。

  事实上,东莞“共享员工”的新政策,也仅仅是解决企业缺人的燃眉之急。共享员工在推行之初就签订了一定期限,过了期限则“共享员工”会返回原本的企业。

  以王新和为例,他在来南兴装备股份有限公司之前便签订了“共享员工”合同,合同上明确规定,王新合劳动关系还是在原单位,在新单位工作时间为全日制工作三个月,五险一金由现单位负责每个月月底打到原单位账上,由原单位缴纳。

  据了解,王新合在南兴装备股份有限公司,工资和所有员工一样同岗同酬,以底薪加加班费的形式计算,算下来每月收入大概在5500-6000元,和在原单位差不多。

“共享员工”火了!东莞制造业牵线1.3万员工解燃眉之急

  本期编辑 黎雨桐,实习生思纯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21世纪经济报道。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