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月子中心分化严重:倒闭潮、扩张潮交替 行业集中度提升

产业

“不久前在一次全国性的行业交流时得知,在疫情冲击下,全国80%-90%的月子中心都受到影响,甚至出现了倒闭潮,我们长沙有40家其中20家倒闭。”近日,月子服务机构馨享月CEO秦卫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透露。

不过,秦卫表示,月子行业从一年多前就开始洗牌了,因为月子中心是重资产投入,传统方法经营下后续两三年内无法看到正向营收,竞争亦很激烈,疫情也起到了催化作用,一些月子中心就被动洗牌。

根据Frost&Sullivan数据统计显示,我国月子中心在近几年来呈现高速增长模式。但月子中心集中度不高,而且鲜有机构资本介入。秦卫分析说,主要是因为月子中心区域化比较明显,而这背后更多的是受商业模式限制,如扩张后能否用同样标准的体系去复制,如果能以相同的标准进行扩张,那么就可以突破区域壁垒。

沙利文分析师钟雅婷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按营收来看,2019年头部五家机构占据整个市场份额不到15%,其他市场份额由一些地域性的小企业占据。而这个倒闭潮主要集中在小企业当中,对于具有品牌效应的月子中心影响不大。

虽然上半年受疫情冲击,但仍有月子中心在逆势融资、扩张。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统计显示,上半年有3件投融资事件,总金额达0.32亿元。近日,馨享月也宣布获得了千万元融资。秦卫认为,未来一两年内,月子中心会在新商业模式下出现快速扩张的局面,行业集中度也会进一步提升。

月子中心倒闭潮现

据中研网数据,目前中国母婴保健服务机构数量约6000家,其中月子会所有3000多家,成规模的月子中心数量超1000家。同时,月子会所和产后康复占市场主导地位。

巨大的市场空间,使得越来越多的人涌入这个行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顺利分羹。有数据显示,每年有超过50%的月子中心倒闭,经营超过3年的企业不到40%,且80%的机构仍处于亏损状态。

以在新三板挂牌的月子中心概念股为例,有喜喜母婴、大美股份、福座母婴、喜之家等,这几家分别采取了月子中心常见的三种经营模式,其中喜喜母婴、大美股份的经营模式主要为酒店服务式、福座母婴为社区家庭入宅式、喜之家采取与医院合作的医院附属式。但从财报来看,喜喜母婴和大美股份两家企业连续亏损多年,而喜之家和福座母婴已经摘牌。

对于亏损原因,有多方面。福座母婴解释为区域内月子市场竞争加剧,受到行业内价格冲击较大,为保证入住率采取了适度降低收费标准、加大品牌推广等措施。

而此次受疫情催化,也有多家月子中心倒闭,如上述行业会议提到超过80%的月子中心受影响,有区域半数以上的月子中心倒闭。

秦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月子服务的客单价相对较高,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看上去“很美”,但实际上,月子中心是重资产投入,人员成本、折旧摊销、房租等每月都需要投入固定成本,如果入住率低于60%,月子中心就会出现亏损。

母婴护理行业资深观察师樊娟此前也表示,很多人跟风投资或进入行业,根本不知道涉及这么多复杂的东西,把月子中心当做圈钱的方式,结果不是跑路就是倒闭。

全国月子中心行业联盟副理事长迟春戈则指出,月子中心的低价格战吸引客户是常见的做法,例如在广东地区,3万元以下的月子套餐,基本都是低于成本价,但靠一两万低价吸引客户的做法很常见,但这带来的结果就是大家比烧钱,造成行业亏损加剧。

与此同时,秦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目前月子中心机构投资者很少,整个行业都是传统模式为主,大多数商业模式可复制性不强,而且月子中心专业性非常强,涉及到服务业、医疗健康、家政育儿、产康护理等多个领域,尤其是医疗方面其实要求更多。

对标中国台湾地区的月子中心,需要具备医疗资质,由政府直属机构管辖,实施医疗级别的医护要求,统一标准化运营、专业医疗服务提升了行业壁垒。而在中国大陆,月子中心除了医院附属型基本都是非医疗机构,标准难以统一,行业入门门槛较低,高度分散,存在着大量小型月子中心。

作为一家月子服务机构,馨享月一线员工均为医护科班出身,是全国第一批获得医疗资质的月子中心,突破了月子中心的行业发展瓶颈问题,能够解决80%的产妇和宝宝的护理问题。

不过,秦卫也坦言,馨享月也是在摸索中前进,2014年成立时,馨享月组建了医生集团,有93位专家加入,同时他们也是投资人。中间虽然也出现过发不出工资的情况,但如今最艰难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新模式下的扩张潮

高度分散的行业格局,也使得月子中心在新冠疫情催化之下,出现冰火两重天的格局。

一方面,如上述行业中实力不强、品牌能力弱的小型月子中心受到冲击,甚至倒闭。另一方面,对于头部以及专业性较强等企业,并未受到太多影响,客户入住率高,订单取消量低,甚至有些企业出现更加火爆的场景。

3月31日,在爱帝宫举行的2019年度业绩发布电话会上,董事会联席主席兼CEO朱昱霏表示,2019年,爱帝宫订单曾呈现出供不应求状态,2020年即使新冠疫情对许多行业造成较大冲击,但爱帝宫所有的月子中心在疫情期间均正常经营运作。

因为在创业之初,馨享月就引进了医院三级护理原则和医院感染防控方案,与三甲医院的院感标准保持一致,严格做好日常防控,因为专业化、标准化医疗体系得以顺利度过疫情。到今年12月底,会所的床位基本都已经全部预订完。

而对爱帝宫,开源证券指出,其作为全国月子服务龙头,品牌溢价能力强,目前已拥有体系化、标准化的管理运营模式,拥有9大月子照护服务体系,涉及1300多项标准化操作要点。细化的操作,也使得公司能够成功在异地扩张。

秦卫也认为,未来月子中心的发展以及扩张,系统化、标准化的商业管理运营模式尤为重要。在这种新的模式之下,未来一两年或在存量基础上掀起一波扩张潮。

据Frost&Sullivan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台湾月子中心机构达350家,渗透率有60%,但大陆月子中心渗透率仅为5%。

沙利文分析师钟雅婷指出,月子中心是在中国大陆地区近年来才兴起的行业,近年来随着二胎政策的落地,居民消费观念的升级以及对传统坐月子观念的改变,催生了对月子中心持续的需求,因此也吸引了资本涌入。未来在资本的推动以及行业自身的发展潜力的双重推动下,月子中心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现在选择在月子中心坐月子的人越来越多,一年全国的分娩量在1500万左右,即使20%-30%的人选择在月子中心坐月子,市场容量也很大。”秦卫也认为在中国坐月子属于刚需,未来市场空间将很大。

爱帝宫董事局主席张伟权认为,目前月子服务行业集中度极低,企业数量众多、良莠不齐,这是行业发展初期普遍存在的现象,因此,月子服务行业存在大量的行业整合机会,加上疫情对原本实力不强的月子中心还是造成较大影响,对爱帝宫来说是进一步发展良好时机。

(作者:朱萍 编辑:徐旭)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