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产业

  我是忽拦,业余讲故事,专业防忽悠。

  今天,我要分享的是一个忧伤的故事,一个情场浪子跌宕起伏的求医史。

  2020年8月6日,央视焦点访谈揭露了贵州遵义欧亚医院布下天罗地网疯狂宰客的案件。此案可谓是揭开了部分男科医院借医院之名行诈骗之实的冰山一角。高大上的医院里,一堆“演员”拿着剧本在演戏。他们演的是医生、护士,而“带资进组”的你却以为自己真的在看病。

  欧亚医院虽然倒了,但其他男科医院里隐秘的故事还在继续……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1

  章浩和小佳曾经是让人艳羡的情侣。章浩工作稳定、家境优越、外形帅气,对小佳更是呵护备至。然而,“小三”的一通电话揭穿了章浩的真面目。小佳和章浩从此分道扬镳。

  分手后,小佳才知道章浩不止有“小三”,还有“小四”、“小五”,妥妥的“海王”。可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不,章浩很快就遇到了一些小麻烦,是男性的难言之隐。

  去医院看隐疾,章浩害怕遇到熟人,更怕传到女朋友们的耳朵里。他想到了隐秘而便捷的网络问诊。熟练地敲击着键盘,输入关键词,页面弹出相关症状匹配的名医。章浩仔细对比,选择了来自本市国大男科医院的一位好评99.7%的李医生。点进对话窗口,电脑那端的李医生立刻和章浩互动起来。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医生细心地询问着章浩的症状,隐晦地打探章浩的私生活。细节的询问让章浩有种被偷窥的不适感。虽不情愿,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私生活确实有些混乱。

  李医生初步诊断章浩可能是前列腺疾病,需要立刻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李医生建议章浩来医院做进一步检查,而他所在的男科医院专业治疗前列腺类疾病,且注重保护病人隐私,预约后一对一治疗。一对一?章浩被说动了,点击了医生发来的挂号链接。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这是一家民营男科医院――国大男科医院,铺天盖地的公交车广告、狂轰滥炸的广播宣传,章浩对其并不陌生。

  可当他赶到医院时,还是被医院的规模震撼了。8层的办公楼,全是男科病房和诊室。大厅里人来人往,但有导医一对一陪同检查,秩序并不混乱。前台的导医小姐姐称李医生今天不在,特意安排了主任医师王医生帮章浩治疗。章浩连连感谢,跟着导医小姐姐来到了1楼的2号诊室。

  诊室里的头发花白的王医生端坐在桌前。他耐心地询问完病情,让章浩到布帘后做检查。初步检查后,王医生遗憾地告诉章浩,虽然还需要机器检查确诊,但自己多年的经验判断,情况不妙。

  章浩心事重重地走出诊室,导医小姐姐一直等在门外。她接过章浩的检查单,引导着章浩付钱做检查。检查项目不多,但费用不低――1800元。但看在最新进口的检测设备,准确度高,且副作用小的份上,着急看病的章浩刷卡交了钱。

  尿检前,护士拿来了一粒药,说是检测需要。章浩顺从地服下药片。各项检查当场出结果。王医生拿着章浩反馈的一沓检查单,一边摇头一边叹气。章浩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初步判断是前列腺炎,情况不佳,需要手术”。王医生下了判断。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好好地,怎么就要手术?有这么严重吗?章浩心生疑惑。

  王医生看章浩犹豫不决,劝说无果,便提议章浩可以先保守治疗看看效果。章浩拿了近2000元的药物,心神不宁地离开了医院。

  章浩网络问诊的不是真正的医生,而是男科医院雇佣的网络客服,他们并没有从医的资格,有的只是揽客的“话术”剧本。而章浩花巨资检查的进口机器,其实是三甲医院早已淘汰的机器,而检查前让他服下的药物,是利福平。利福平是一种治疗结核病的药物,会对消化道和肝脏具有一定的不良反应,吃了尿液会变成橘红色。

  2

  一出医院,章浩就就把药拆了,随手把盒子扔进了垃圾桶,选了后备箱隐秘的角落把药藏了起来。每天早中晚,他都会神神秘秘地打开后备箱,环顾四周,确定没有人后拿出药物,快速咽下。那些天,他斋戒祈福,期盼着疾病尽快远离。

  可病情并没有因为章浩的虔诚而好转。很快,他发现自己的尿液有些红。“不会是尿血吧?”章浩彻底慌了神。幸好加了王医生的微信,他立刻联系王医生。

  王医生一听章浩尿血,连连催促他尽快复诊。焦急的语气吓到了章浩,他猜测自己的病更严重了,一刻不敢耽误地奔向医院。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这次,王医生的态度并没有第一次那样和蔼。他指责章浩医从性差,耽误了治疗。现在病情极速恶化,需要立刻手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医生说好在章浩来得及时,还能手术治疗。手术不能再耽搁了,他甚至列举了可能的并发症,章浩惊出一身冷汗,大脑一片空白。

  导医小姐姐全程陪同章浩,住院手术的手续很快办好。预交了8000块的治疗费,当天下午章浩就躺在了手术台。

  由于是微创手术,只需要半麻,章浩的意识依旧清晰。赤身裸体躺在手术床上的他,盯着无影灯思绪万千。“如果可以重头来过,自己会有所收敛。就不会年轻轻得这个毛病。可如果手术失败,自己的未来怎么办?”好在,王医生一再安慰、亲自手术,章浩只能自求多福。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谁曾想手术进行到快一半时,竟然有了突发状况。王医生遗憾地告知章浩,病情进展的比想象中还快。现在不仅有前列腺炎,下身还有不明的囊肿,需要一起手术。王医生将囊肿拍给章浩看,章浩下体果然有一个小肿块。“手术之前还没有啊,怎么突然这么大了?”章浩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医生解释称可能是前列腺炎并发症,列举了不切除可能产生的后果,把章浩吓得一阵哆嗦。王医生甚至放话,如果不一起手术,章浩过两天还要再挨一刀。而且囊肿还需要化验,看是否存在病变。

  做还是不做?

  病变?不会是癌吧?接连的打击让章浩失去了信心。可瞒着家人独自前来手术,现在只能靠他自己做决定。显然,留给他做决定的时间并不多。

  在王医生的催促下,章浩选择了一起手术切除。

  手术中追加手术,护士说需要补手续。病情告知书、手术同意书被护士送到了手术台的床边,一起送来的还有缴费的POS机。章浩就这样半麻地躺在床上,艰难地签字、刷卡,画面满是心酸。

  如果说孤独有十级。那么此刻的章浩,陷入了第十一级孤独。

  为了留住患者,国大男科医院甚至从电脑里复制粘帖的检查报告。而为了能榨取患者更多的钱财,他们会在患者手术时,增加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让患者骑虎难下,只能继续掏钱。而所谓的囊肿,是王医生给章浩皮下注射的水泡。

  3

  前女友小佳分手时的狠话,一遍遍回荡在他脑海。“难道这真的是报应?”章浩不愿深想,他祈祷着这一切快点结束。两个半小时后,手术结束了。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术后第二天,王医生例行查房,顺便告知化验结果――良性。章浩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王医生指着章浩挂在床旁的导尿袋说:“你看,毒素也排出来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章浩顺着主任的指向看去,尿袋底部果然有掺着血的沉淀物。“毒素都排出来了,说明病就快好了。”章浩暗自庆幸着。

  住院的几天,章浩对家人朋友谎称自己出差,给自己请了一个护工照顾。他希望手术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自己可以悄无声息地回到正常的生活。

  出院后,章浩进入了修养阶段,他左右逢源的情场生活也按下了暂停键。只是术后他的下身偶尔还会有疼疼肿胀的感觉。王医生称这是正常的术后反应,无需担心。可一周过去了,肿胀非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严重,章浩有些害怕。

  他向王医生求助,王医生又安排章浩做了几项检查。看完检查报告,王医生面色凝重。“你下身有根血管堵塞,需要手术疏通。如果不疏通,肿胀不能消除,以后可能会影响夫妻生活。”王医生的话字字诛心,章浩一时不知如何面对。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刚做完手术,又要手术,章浩本能地抗拒。

  王医生帮章浩分析利弊,见章浩迟迟不做决定,开始不耐烦起来。“你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重视。到底是钱重要还是以后的生活重要?”

  手术费6500,章浩付得起。只是接连的意外,让他开始对王医生心存疑虑。他怀疑是王医生的医术问题,造成自己的并发症。两人因此在诊室里争吵了起来。很快,医院的保安赶到。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把章浩堵在了诊室里。

  王医生看到保安,底气更足了。他开始威胁章浩,声称章浩不配合治疗,后期有什么问题,医院概不负责。王医生恶劣的态度、恐吓的语言像换了一个人。章浩见寡不敌众,只能灰溜溜地逃出了诊室。

  察觉到国大男科医院不靠谱,章浩犹豫再三,决定去正规的三甲医院检查治疗。然而,三甲医院的检查结果是:章浩的前列腺炎并没有治好,肿胀是感染了。医生说,章浩的生殖功能可能会受影响。得知真相的章浩怒火中烧,可当务之急是看病。

制造疾病的男科医院:没病找病,有病加病

  医院拥挤的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叫号机里一遍遍呼喊着章浩的名字。来不及搜寻,他便奔向诊室。

  看过医生,章浩低着头出了诊室,一不小心撞到了人。他连忙道歉,可抬头一看,撞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佳的表姐。表姐正在对面的诊室门口等候孕检。章浩尴尬地念叨着“走错了,我刚才走错了。”便快速逃离。

  “走错了?”表姐疑惑地看向章浩刚刚走出的诊室,诊室上赫然写着――男性不孕不育门诊。

  国大男科医院甚至给患者尿袋动手脚,让患者相信尿袋里的沉淀物是排出的毒素。第一次手术失败,加上术后感染,章浩的病几经反复。后被鉴定为轻微伤。担心影响夫妻生活和生育功能的章浩,奔波于三甲医院的不孕不育门诊和讨说法的路上。

  忽拦格格大揭密

  1、章浩受骗细节

  (1)章浩网络问诊没有选择正规的春雨医生等,而是点开了搜索引擎的广告页。点开了满是骗子的名医推荐。

  (2)网络医生询问章浩一些私密的问题,为的是套用模版,用准备好的剧本继续骗下去。

  (3)章浩第一次检查时,当场出结果。检查报告其实是电脑里复制粘帖的产物。

  (4)章浩在医院被要求吞下的药物,他没有看到药品名,实际上是利福平。吃完尿就会变橘红色。章浩并没有尿血。

  (5)王医生故意制造突发事件,给章浩“制造疾病”,威胁手术中的章浩,继续掏钱治疗。

  (6)王医生虽然头发花白,实际上也是一个半路出家的赤脚医生,医术谈不上,医师资格证一直也没有拿到。

  (7)章浩后期的下身肿胀,只是感染。而王医生却骗他是血管堵塞,妄图再敲章浩一笔。

  2、忽拦格格提醒您:男性疾病不是只有男科医院可以治疗,三甲医院也可以治疗。有些男科医院借开医院实施诈骗。不仅看不好病,还可能落一身毛病。就诊前请三思。

  【诈骗罪】

  诈骗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法,骗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的行为。

  《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条规定诈骗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星空财富。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