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区块链

近日,井系粉丝群内盛传“SWTC要跑路了”。

有群友建议去上海维权:“井系子链智链通,项目方全体被抓,项目方妥协拿着协议去捞人了。”

最后,受害者成功获得退款。

事情的经过是怎样的呢?

锐思财经记者采访了几位现场维权的受害者。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子链-智链通ITC维权成功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签《债权转让协议书》现场,最左为项目方律师

其中一位受害人,向锐思财经记者诉说了维权始末 :

“我是通过井通社区认识了智链通的人。刚开始,智链通只是井系上链的一个项目,对方说他们老总贾建平也是以前井通的创始人之一,后来对方常跟我交流,询问区块链相关的原理问题,慢慢就熟了。

记者询问受害人为何会相信井通,他说:

“对方称他们是上海信尔泰股权投资公司的,老板准备涉足区块链。接着还给我看了第一版白皮书,主要是做身份识别、溯源,我不感兴趣。然后向我卖币,但我并未参与私募。

之后,ITC项目出炉,跟握物流合作,我以为靠谱。谁知道其所描述与承诺的从未实现,一问便称公司会越来越好,实际是做啥啥失败。到后面居然还卖终端发行新币ICTC。这不就相当于ITC废了,我当然要找他退钱,所以去上海维权了三次。”

关于ITC私募的途径,受害人称项目方公司是接受人民币直接打款:

“他们是直接对业务员转账,也可以通过ETH,但都需换算成人民币实时价格。

井通刚开始钱包充值是直接打款到他们公司,后面学聪明了,直接打款到个人地址。当时和我对接的业务员是龙茂泽。”

ICT智通链上线的是自家交易所,一上线就瀑布:

“ITC只在他们自己弄的一个交易所上上币,且这个交易所上只有他们自己的ITC。这个币从上线开始就一直跌,跌到最后关门半小时,晚上零点突然拉高两三倍再砸下来,把抄底的都套住了。”

最后,这名受害人向记者坦白道,无论井通还是其它币,他都不打算再投资了。

这批维权成功的受害者,有的从2019年12月就开始来上海维权。项目方先是给他们充值信仰,告诉他们这个项目很厉害劝他们不要退款。后来又答应分期退款,退了几期便没有下文了:

“去年12月,第一次是我一个人去的。去了以后项目方招待我吃饭,还有两个客户在那里吹牛说很看好项目之类的,结果最后维权时看维权群发的图,才发现那两人看起来很面熟,很可能就是项目方的托,专门忽悠我的。

在这之后的第二天我和一个上海的朋友一起去维权,商量后他给我写了欠条表示分期还给我。现场转了八千,第二个月转了三千。再之后就找各种借口拖着不给,一直拖到五月,我就不再信他了。”

2020年5月20日,14名受害者一同前往上海市静安区彭浦镇派出所报案:

“5月20号,维权群里多名受害者一起维权。我们不放心,于是直接去他们公司,一看发现有十多个警察在那查。在楼下等人聚齐时,警察带走了项目方的人,并叫我们去登记。本想着干一场,结果去了公司直接关门,傻眼了。

我们在会议室坐到中午,写下了个人信息,然后被叫去派出所登记。

之后,他们公司委托了一个名为钟楠的律师,联系我们维权者处理此事。大概意思是不承认公司骗了我们,可能是业务员也可能是别人,出于同情或者什么原因,愿意收购我们手里的债权。

其实就是退钱啦。我们都去退钱了。

14名投资人举报项目方联合割韭菜,最后以项目方要求受害人签署债权转让协议书,受害人获得退款告终。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举报内容》&项目方要求受害人签署的《声明》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债权转让协议书》

井通子链――ITC智通链的故事告一段落。但是,ICT只是井通科技发行的几十个虚拟货币的中一个。受害者远不止这14位。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周沙,靠吹嘘背景关系“造梦”

锐思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井通科技发行的虚拟币有:FST、ICT智通链、TCT、SWTC、墨客MOAC、井畅币JCC、大数据DADT、VCC、CALL、SPC...

这些虚拟币有些是创始人周沙个人发行的,有些是井通及其基金会高管任职期间发行的。目前大多已下架、归零,只剩满币网上的MOAC、SWTC两个币种还能交易。

除发行虚拟币之外,井通还募资过币圈传销盘“斯威特联盟”,许诺投资者年化36%的收益,随即砸盘套现。有投资者向记者透露,周沙个人通过“斯威特联盟”一个项目,就套现了5000万人民币。

周沙何许人也?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公开资料显示:周沙,贵州人,笔名井底望天。美国公民,2013年在硅谷创立井通科技,随后在江苏无锡和北京开设分公司。2017年筹建墨客网络。其投资和创建的关联公司还涉及高端制造、人工智能....

没错,这个墨客网络,就是他发行的虚拟币MOAC。

周沙酷爱给树立“成功企业家”形象。四处吹嘘有过硬的政府关系,声称自己拥有国家级别的区块链实验室,他发行的虚拟币是唯一可以通过监管的有币公有链。

为了给自己贴金,周沙胆大妄为到了无所不用极其的地步,甚至将领导人字迹名号等都当作他的炒作工具,并且公然放在其朋友圈炫耀。多名群友因此受骗,称看到这个之后,就立马梭哈了。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周沙不知自己的斤两,竟然声称井通科技发行的虚拟币,是对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的补充。说他推出SWTC和MOAC就相当于央行印钱。这是智商问题,还是某种故意或者恶意,读者可以自行评判,无底线的炒作是可以肯定的。

“井底望天”这个昵称与周沙气质不符,他应当改名叫“胆大包天”。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周沙向投资人宣传,郭台铭都要看他写的书。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靠吹牛获得投资人信任后,周沙开始疯狂出货套现。

投资人向锐思财经记者提供了SWTC项目方地址的流通数据,一年时间,仅仅SWTC这一个项目,出货量就高达431亿,折合人民币近百亿。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周沙肆意妄为,不计后果到了竟胆敢打出“国家队”的旗号去招览生意的地步,大肆操弄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把投资人的钱扎扎实实地揣进自己兜里。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科技募资虚拟币,收现金打款

虽然,井通科技募资虚拟币也收取ETH折合人民币计价,但是,锐思财经记者调查统计得知,部分私募投资者是直接银行打款。

正是因为有银行打款记录,维权井通子链ICT的投资者才拿到了退款。

一名投资者说:“井通刚开始钱包充值是打款到他们公司,后来学聪明了,都是直接打款到个人银行卡,假装是场外交易。”

维权群里的亏损大户-大海(化名),向锐思财经记者透露:“周志黔是周沙的哥哥,天眼查上搜周志黔全是井系的皮包公司。井底望天(周沙)在美国专做一些忽悠人的事情,搞一些违法融资。他哥就负责在国内的事务,基本不露面。”

受害者大海是通过朋友介绍知道了井通科技,前前后后投资了上百万元,大多数都是在井通科技开发的井通钱包和威廉交易所(app.weidex.vip)充值代理。其中有一笔几十万的场外交易打款,直接打给了周沙的哥哥周志黔。

CNT代币是井通科技发行的与人民币1:1兑换的稳定币,购买的时候1元人民币兑换1个CNT,但卖出的时候1个CNT只能兑换0.92元人民币,折损率高达8%。充值即亏损。

“反正都是炒币,也不懂。”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以上是几位受害人提供的打款记录和“周沙亲哥哥”周志黔的收款账户。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自家员工也是韭菜,照割不误

就算周沙近似疯狂地吹嘘自己有通天的背景,并毫不掩饰自己掠钱的欲望和贪婪,但他仍然扛不住来自各方的舆论压力,以及抑制不住的币价疯狂下跌。

所以他经常在QQ群、微信群里给投资人“充值信仰”,说一些狠话,防止投资人抛盘,如:“在5分以下卖的都是傻逼。”“在1分以下狂卖的,活该没钱,自作自受。”“在5毛以下狂卖的都是目光短浅的,呵呵。”

再狠的话,也没能让币价止跌。墨客MOAC从161.76元跌至0.1111元,跌幅99.9%。SWTC从0.125元跌至0.00129元,跌幅98.9%。斯威特联盟项目承诺36%的年化收益,可是币价直接从0.008元跌至0.001元,收益减少87.5%。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一名井通科技的离职员工向锐思财经记者透露,井通科技起初以挖矿为名募集了许多资金,投资人怎么也不会想到,挖着挖着币价就归零了。他自己前前后后投入了10万元,一路亏损,套现时连1万元都不剩。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通科技的那些高层

这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离职员工,向锐思财经记者提供了7名井通科技高层的信息。

他们分别是:

周沙(创始人)

注:以下个人简介均来自井通科技的公开信息。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武源文(CEO)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陈小虎(资深副总裁)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蔡维嘉(CTO)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黄晏清(CTO)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周志黔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此外还有一位专为井通提供技术支持的“献哥”――傅献农,他也是FST的发币人。

井通创始人炒作胆大妄为,狂割菜遭维权只得回吐

井系高管们不停地鼓吹创新,技术各种领先。一名亏损的投资者向记者抱怨,其实井通系的虚拟币代码都是抄袭来的,钱包地址字母都懒得改动。SWTC的代码抄袭瑞波币,MOAC代码抄袭以太坊。

所谓的“百倍信心”,更是无从谈起。不过,井通科技发行的几十种虚拟币的价格跌幅,的确无限趋近100%。

井通科技的套路并不高明,但不得不承认,其创始人周沙吹牛的胆子是真的大!什么话都说得出口,敢打着“国家队”的名号割韭菜。

告诫你一句:就算你是美国国籍,中国也不是你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文章最后,老生常谈。传闻中的百倍、千倍好项目,就像真爱,听过的人多,见过的少。每个骗子都紧盯着你的口袋,千方百计地引诱。当你满怀希望地丢出筹码,那笔钱就再也不属于你了。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