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推独家对话V神 “ 一切皆有可能!”

区块链

从以太坊2.0 到人类永生,26岁的V 神 Vitalik Buterin 都非常乐观。作为以太坊的创始人他认为区块链是在互联网基础上的进化演变,虽然不是革命性的力量但是也将为社会带来巨大价值。而硅谷也将不再是下一次技术变革的中心。和硅谷的科技大佬不同,V神认为自己并不是发明一项新的科技,而是进行更广泛的思考,激励更多的人对全新的叙事达成共识。

比推独家对话V神 “ 一切皆有可能!”

V神希望人们认为他是一个关心社会问题的人,是一个喜欢思考、合作的人,是一个能够推动数学和科学技术发展的人。

V 神成名之前推广以太坊的中国之旅被很多人津津乐道。对这个身材瘦削的天才少年的慧眼识珠也成为中国币圈的一桩坊间传奇。在和《比推》一个小时的专访中,V 神回忆他结识的中国区块链先驱者咕噜,沈波。

“他们都不是普通人,” V 神说,“我认为在这个行业中,最重要的性格特征是好奇心以及对新观点保持开放态度,这些先驱者都拥有这些特质。”

而对目前的DeFi 热潮,V神认为这有可能会推动下一次牛市到来。他认为DeFi的大部分价值来自于使人们更易于做简单的事情,可以帮助那些地处偏远的贫穷家庭能够获得金融服务的便利。而DeFi的利率显然不应该比传统金融更高。

现有的金融机构和大众开始意识到加密货币的内在价值,这也是加密市场变得比五年前要稳定的一部分原因。不过股票市场似乎变得像加密市场那样跌宕起伏。

比推独家对话V神 “ 一切皆有可能!”

 

以太坊2.0准备就绪,DeFi利率过高

 

比推:以太坊2.0是加密行业的焦点,万众期待,你对目前的进展还满意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进展非常顺利。尤其是最近几个月我们已经启动了Altona测试网络,目前正在4个不同的客户端运行。这是第一个公开的、多客户端以太坊2.0测试网络。如果一切顺利,我们将很快看到公共测试网的启动。

比推:我记得你曾说过,区块链是介于开源项目、公司、国家和语言之间的一个奇怪项目。以太坊2.0将从工作证明POW( Proof of Work) 转为权益证明POS(Proof of Stake)这会使以太坊2.0更像是一个公司吗?

Vitalik Buterin:这个问题有点难。很多人有一个误解,认为权益证明POS(Proof of Stake)是一种政府机制,一种由Staker控制网络的投票机制。我认为这是不准确的,矿工或Staker只是为了保持网络正常运行和维护网络,例如,最近矿工将gas limit从一千万设置为一千二百万,但是总的来说,他们在决策方面没有那么大的权力,我曾说过矿工或Staker是军队,而不是政府。2014年初我们就开始讨论从POW转换成POS, 这是以太坊社区在成立之初大部分人都期待的,POS 和POW安全性相同,但是效率更高。

比推:DeFi越来越流行,资金量已经超过20亿美元, 在你看来DeFi能带来什么真正的变革?

Vitalik Buterin:总的来说,Defi使人们付款、转账更容易了,并正在尝试将其扩展到除加密货币之外的更多事物。例如,DeFi的第一个主要用例为稳定币,人们可以在分散、去中心化的区块链中使用加密货币而不受价格成本波动的影响。

我希望DeFi的大部分价值来自于使人们更易于做简单的事情,例如人们可以直接使用一些工具来理财、投资,在不同资产之间进行交易、创建交易合约。

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我最兴奋的事情不是看到创建了多少应用程序,而是看到现有的东西变得更好。比如常规的电子商务网站可以支持稳定币,甚至可以处理稳定币退款,最终提高加密货币的流动性并扩大价值认同。

人们对某些应用程序感到兴奋,例如通过所谓的“Yield Farming”(流动性挖矿)可以获得高收益,但是问题是很多高利率不是可持续的。Compound之所以有高收益,是因为Compounds激励借贷双方进入代币池。用户借/贷资产将获得Compound代币奖励,也就是说Compound付钱给人们使用他们的产品。 从长远来看,我无法找到DeFi利率高于传统金融利率的原因,因此这不是可持续的,仅专注于高收益不是正确的道路。 我更希望的是DeFi在两到四年后会比现在更平稳、更稳定、更有用。

比推:ETH2.0会影响DeFi吗?如何影响?

Vitalik Buterin:我认为ETH2.0对于DeFi来说非常重要,所有以太坊应用程序需要可行性证明,很多人想使用以太坊链,这意味着交易费用在增加。目前大多数DeFi用例的交易费用太高,所以我们看到人们正在考虑迁移,也有二层扩容迁移方案出现,因此我认为ETH2.0对于减轻这方面的压力非常重要。

比推:上一轮牛市主要是智能合约推动,这一次DeFi的发展会带来下一个牛市吗?

Vitalik Buterin:Defi有可能促进牛市,很多事情都在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人在使用区块链和DeFi应用程序,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搭建这类应用程序。如果牛市将至,我认为DeFi可以帮助实现,但是目前Defi承诺的高利率要非常小心。

我认为,Defi的主要价值不在于高利率等令人眼缭乱的事物,而是在于简单的事物,例如,稳定币对穷人而言非常有价值,因为他们允许穷人购买资产,只需要拥有私钥任何人都可以参与,因此稳定币在这方面将发挥很大的作用。

比推:Libra作为稳定币是否能够在更大范围内达到这个目的?能否在全球范围内被接受?

Vitalik Buterin: 这对Libra是一个挑战,Libra试图在去中心化系统和中心化系统之间达到某种平衡。 问题是现在尤其是2020人们对中心化平台普遍不信任。 不同的公司、国家和人民彼此不信任。如果人们认为一个系统是被中国或者是美国控制的,那就很难被采用。

我认为Libra想成为一个中间桥梁,既有中心化的效率,与传统金融更紧密的融合,同时不受单一公司的控制。我认为Libra在这方面没有很成功。

比推独家对话V神 “ 一切皆有可能!”

 

金融机构和普通大众意识到加密货币价值

 

比推:现在我们看到了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例如灰度、富达投资进入加密市场。摩根大通甚至拥有自己的代币JMC。我们会不会看到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在不久的将来被大规模接受,比我们预期的更快?

Vitalik Buterin:我们绝对有可能很快看到大众接受加密货币,这一天来的将比人们预期得要早。我也希望区块链的扩展能力得到尽快解决。现有机构企业可能行动会比较缓慢,但是大众会很快接受。

比推:但是仍然有人认为加密货币没有内在价值,你如何通过区块链来定义“价值”?

Vitalik Buterin:这绝对是一个难题,区块链系统面临的挑战是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是完全虚拟的,它们具有价值的唯一原因是人们期望它们有价值。有时候加密货币突然上涨下跌而人们完全不了解其中的原因。

另外,从长远来看,我认为区块链系统有价值是因为它对人们有用,例如比特币可以进行存储,转账,而以太坊就更加简单了。首先,以太坊具有与比特币相同的价值。其次,以太坊区块链可以做许多不同的事情,例如构建多种应用程序,在以太坊区块链上发送交易即可获得收益,目前以太坊区块链交易费用约为每两天1百万美元,因此如果人们愿意支付这笔钱,那意味着他们认为区块链确实很有价值,因此区块链上的资产也受益于区块链本身的价值。

比推:这个是我们的媒体伙伴《 火星财经》的问题。你在6月12日发推表示:“我们的期望:加密货币正常化,变得更像股市。实际上:外部世界变得疯狂,股票市场变得像加密货币了。”你认为这与价值有关吗?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Vitalik Buterin:理解什么是价值、如何产生、事物具有多少价值,这些是非常复杂的概念。我认为这是人们很难了解不同事物价值的重要原因。抛开加密货币,像Facebook、Twitter、腾讯这样的公司,他们实际上并没有很多有价值的物质实体,比如办公室、员工,但是他们市值达到上亿美元。他们真的有这么高的价值吗?

比推: 但是他们提供服务。

Vitalik Buterin: 所以问题是如何衡量他们提供的服务?价值这一事实不再与任何物质实体相关,而与服务、信息等有关。加密货币是完全虚拟的,它们所做的只是提供能够使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服务,其他经济也在朝着同一方向发展。这是衡量价值的难点所在。

比推:我们能说加密货币变得比以前更稳定是因为人们意识到了它的价值?

Vitalik Buterin:是的,我这样认为。人们现在更相信加密货币不太可能消失。五年前很多人怀疑加密货币会回到零吗?它还能存续吗?而现在它变得更加稳定,人们更加相信它的价值将继续存在。

比推独家对话V神 “ 一切皆有可能!”

 

从互联网到区块链,增加的是信任

 

比推:互联网彻底改变了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就像从0到1。你曾经说过,从互联网到区块链,增加的是信任。 所以区块链带来的是进化而不是革命性的变革,对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我认为区块链可以做到互联网不容易做到的事情,例如支付,互联网做得并不好,区块链将会是和现有事物结合后的演化升级。

区块链是一种信任机制,它可以让人们与比以前更大、更国际化的团体进行合作,而不必经过中介机构。区块链可以做很多事情,例如去中心化组织,假设有几个人说:“嗨,我们想成立一个组织来管理一些资源,这些是合同,这些是规则”。这是互联网无法实现的,但是区块链可以。

比推:信任是目前这个世界最稀缺的资源。区分谎言和真相,辨别观点和现实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困难,Twitter正在做一些事实检查,Facebook迫于压力也做同样的事情,那么你如何理解它?这种情况下区块链能做什么?

Vitalik Buterin:区块链面临的挑战是,区块链技术本身并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区块链只是数学,它无法了解现实世界发生了什么。我认为区块链可以做的就是利用其智能合约来创建一个架构,为试图做这些事情的人们创造动力。尽管探究事实真相仍然需要人,但是人类的输入可以与某种机制结合在一起。我认为区块链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做到这一点。例如与预测市场一样,在区块链上运行某种协议,比从集中式系统获得更高的可靠性和准确性。

比推:如何找到真相,你认为人工智能(AI)有帮助吗?

Vitalik Buterin这是一种挑战,我认为AI可以做一些事情,但是有局限性。只有在数据无偏,模型合适前提下的优化才是正确的,因此我认为AI无法摆脱其人为局限性。完全摆脱人为局限性是非常困难的,更容易做的事情是尝试创建一个不同的结构,使人们可以互相纠正。很多情况下区块链可以以这种方式运作,但是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比推:你认为硅谷仍然是高科技的中心吗?

Vitalik Buterin硅谷对谷歌,Facebook等类似的公司来说是科技中心,但是对于加密货币行业来说,硅谷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我认为下一次技术革命的发生将是更分散、去中心化的,硅谷也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但硅谷的许多思想、文化将存续、传播并继续帮助人们获得成功。

比推:你如何将自己与硅谷的先行者进行比较?

Vitalik Buterin我认为我跟他们不一样。硅谷公司更加集中,创建一个成功的硅谷公司要做很多事情,例如了解产品、吸引人才、领导力、决策能力、快速应变能力等等。

区块链与众不同,区块链的成功更少依赖于公司,更多依赖于社区;区块链中的领导力不在于领导他人,而在于启发他人;区块链需要的与其说是更快地改变策略,不如说是更广泛地思考,理解更大的模式,以及激励性的想法。

比推:换句话说,这是一种看到共识并达成共识的能力,对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完全正确。

比推:你说你和马克・扎克伯格之间的区别在于你假设自己可能成为该系统的潜在对手,这意味着什么?

Vitalik Buterin基本上,我认为Facebook背后的模型是这样的:Facebook是一家中心化公司,由扎克伯格控制。Facebook能够良好的运作,是因为扎克伯格以及公司员工很优秀,他将做可能的一切以维持Facebook。但是区块链、以太坊是不同的,以太坊是一个系统,它的算法、代码以及一切都是开源的,不受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控制,用户甚至不必信任背后的人,只需要相信以太坊系统就可以。例如,几天前的Gas上线更改,我没有参与该决定,这是由以太坊矿工决定的。与四年前相比,系统对我的依赖少了很多。

比推:作为一个如此年轻的以太坊创始人,人们对你最大的误解是什么?

Vitalik Buterin我认为很多人高估了我的权力,他们认为我仍然对以太坊有很多控制权,这是不对的。我提出了股权证明PoS提案,然后人们就认为我可以控制以太坊,但事实是,社区才有权力接受或通过很多事情,即使我没有提出建议,任何其他人也会在某个时刻提出。

比推:ETH价格自2018年创下历史高位以来下跌了很多,甚至跌到过历史高位的十分之一,这对你来说是一个大问题吗?

Vitalik Buterin我认为近期ETH价格表现不错。牛市之后必定会下跌,它在2019年和2020年走势比较稳定。我无法预测价格是否会回到历史高位,但如果牛市来了,ETH价格肯定会上涨。

比推:ETH价格对你意味着什么?有多重要?

Vitalik Buterin我认为这对以太坊社区很重要,很多社区用户、以太坊项目和资金本身都持有ETH,如果价格上涨,将有助于增加投资。更重要的是,无论以太坊价格是几千美元还是十几美元,以太坊生态系统都会有序运行。

比推:你认为在未来两到三年内,以太坊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Vitalik Buterin:完成ETH2.0,以太坊的可扩展性可能是最大的挑战。

比推独家对话V神 “ 一切皆有可能!”

 

永生并不遥远

 

比推:自从六岁起,你就渴望永生,你还在最近的推特中写道:“人们将关注生物科技领域。 该领域的终极大BOSS将是:大幅延长人类寿命,彻底结束衰老。”这很有趣,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生活如此美好,为什么不让生命更长久呢?

比推:是这样。但也有一种说法认为没有死亡,就没有新生。

Vitalik Buterin: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可以持续拥有新生命。资源并不是那么有限的,世界每新增加一个人,可能会消耗一些资源,但另一方面,他们中必定会有创造某种发明来使资源更有效的人。因此,我认为总体来说人类会变得更好。如果某一天地球资源被完全耗尽,我们还可以去其他星球生活,人类可探索的空间还有很多。

比推: 新冠病毒全球肆虐,这有没有让你重新思考人类的脆弱和技术的力量?

Vitalik Buterin恰恰是因为新冠肺炎这样的传染病让我对永生更有信心。在西方文化中,有一种观点认为人类最重要的事情是不做恶、阻止犯罪发生、防止政府压迫人民。而新冠病毒告诉我们,这远远不够。病毒仍在肆虐,很多人因此而失去生命。防止新冠这样传染病仅仅不做坏事是不够的,而是要做更多好事。我们应该努力了解病毒,研究它的传播方式和预防方法。治愈病毒是一种技术进步,这和永生问题类似,只有技术的进步才能挽救人类。

在过去的十到二十年,美国一些科幻小说作家告诉人们科技是多么可怕,技术可能导致独裁者互相勾结而变得更强大。是的,意识到这一点很重要,但是如果人们只看到技术的负面作用,那将是一个大问题。就像中国电影(600977,股吧)“流浪地球”里描述的一样,技术可以拯救人类。从长远来看,新冠病毒将使包括美国在内的更多人看到人类需要发达的科技,这也是件好事。

比推: 你是一个非常乐观的人,对吗?

Vitalik Buterin:是的。

比推: 最后一个问题,请你帮我完成一句话:Vitalik Buterin是以太坊的创始人、天才、年轻富翁,还是一个什么人?”

Vitalik Buterin: 我希望人们认为我是一个关心智慧和社会问题的人,是一个喜欢思考、合作的人,是一个能够推动数学和科学技术发展的人。

图片来源:pixabay,维基百科

来源:比推BitpushNews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