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前首席经济学家文章:疫情推动世界转向数字货币

区块链

参考消息网8月11日报道 英国《卫报》网站8月6日发表题为《新冠疫情是否会让各国放弃现金采用数字货币?》的文章,作者系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首席经济学家、美国哈佛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肯尼思・罗戈夫。文章称,新冠危机加快了无现金化趋势,疫情后的世界在支付技术方面将飞速发展。央行不能落后于时代的潮流。文章编译如下:

新冠危机加快了无现金化趋势(至少是在遵守税务规定的合法交易中),有关数字货币的官方讨论正在升温。从脸书即将启用的天秤币,到中国拟议中的央行数字货币,现在发生的事件可能会重塑下一代全球金融格局。美国30人团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如果央行希望有所影响,它们需要开始快速行动。

关乎全球金融稳定

此事关系重大,包括关系到全球金融稳定和信息控制。如果管理不当,金融创新往往会造成危机,而美元使美国具备了强大的监督和制裁能力。美元的主导地位不仅关乎使用何种货币,而且关乎结算交易的制度。包括中国和欧洲在内的世界各国越来越希望挑战这种制度,这些地区正在孕育着创新。

央行可以采取三种不同的做法。一是对现有系统进行重大改进:降低信用卡和借记卡的费用,确保金融包容性,并升级系统,从而使数字支付能够立刻结算,而不用等待一天。

美国在这些领域全都严重落后,主要是因为银行业和金融游说集团实力强大。平心而论,决策者还需要担心支付系统的安全性:下一个冲击全球经济的病毒很可能是数字化的。迅速的改革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的风险。

与此同时,任何维持现状的努力都应为新成员提供空间,无论是像脸书天秤币那样与某种主要货币挂钩的“稳定币”,还是像亚马逊和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型零售技术公司推出的可兑换代币。

最激进的方法是推出一种占主导地位的零售央行货币,允许消费者直接在央行开户。这可能有一些巨大的优势,比如保证金融包容和消除银行挤兑。

激进变革存在风险

但是,激进的变革也有很多风险。其一是,央行在为小型零售账户提供优质服务方面处于不利地位。或许以后可以通过使用人工智能或扩大邮局分支机构的金融服务来解决这个问题。

事实上,在零售央行数字货币方面,经济学家们担心的是一个更大的问题:如果银行失去了大多数零散储户――也就是低成本借贷的最佳来源――那么谁来向消费者和小企业贷款呢?

原则上,央行可以把从数字货币存款中获得的资金转手借给银行,但这将导致政府对信贷流动以及最终对经济发展的过度控制。一些人可能认为这是优点,但大多数央行行长可能对承担这一角色持保留态度。

安全是另一个问题。在目前的体系中,私人银行在支付和放贷中发挥核心作用,这一体系已经在世界各地存在了一个多世纪。它的确存在问题;但尽管银行业危机带来了种种挑战,安全方面的系统性崩溃并不是主要问题。

中国引领时代潮流

技术专家警告说,尽管新的加密系统(许多新想法都建立在该系统的基础上)前景光明,但它可能需要5到10年时间才能“固化”。

中国的新数字货币提供了第三种更为温和的设想。正如30人团报告所详述的,中国的做法是最终取代大多数纸币,但不取代银行。换言之,消费者仍将在银行持有账户,银行又在央行持有账户。

然而,当消费者想要现金时,他们收到的不是纸币(反正纸币在中国城市正迅速成为过去时),而是会在央行的数字钱包中收到代币。与现金一样,央行的数字货币没有利率,从而使计息银行账户拥有竞争优势。

当然,政府之后可以改变主意,开始提供利息;如果总体利率水平暴跌,银行也可能失去优势。这一框架确实消除了纸币的匿名性,但包括欧洲央行在内的许多货币管理机构已经就引入匿名低价值支付展开了讨论。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转向数字货币将使实施负利率更加容易,正如我多年来一直主张的那样,这将大大有助于在危机中恢复货币政策的效力。无论如何,疫情后的世界在支付技术方面将飞速发展。央行不能落后于时代的潮流。

IMF前首席经济学家文章:疫情推动世界转向数字货币

资料图片:脸书准备启用的加密数字货币天秤币(Libra)Logo。(法新社)

(责任编辑:张潮 HZ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