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安倍决定太突然,经济“烂摊子”谁敢接?

国际

辞职!安倍决定太突然,经济“烂摊子”谁敢接?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8日下午在首相官邸召开记者会,正式宣布因健康原因辞去首相职务,并表示在继任者选出前会继续履行首相职务。

消息落定,安倍决定辞职。

两次担任首相,执政时间最长,纵是种种光环加身,安倍最终还是栽在了健康问题面前,一如17年前。但不同的是,“安倍时代”这次似乎真的要谢幕了。从当初擎着“安倍经济学”的大旗重回首相之位,到眼下被视为“重振国运”的东京奥运会取消,经济又被疫情拖累得一塌糊涂,安倍写下的这段结局,可能注定不会太美好。

辞职落定

两个月之后,安倍再一次出现在了公众的视野,只是这一次,他带来了辞职的消息。当地时间2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因发现旧疾溃疡性大肠炎复发,为避免个人健康状况影响执政,决定辞去日本首相的职务。同时,安倍表示不设临时代理,任职到选出下一任首相为止。

安倍称,其于8月上旬确诊溃疡性大肠炎复发并启用新药,表示“需要持续用药,情况不容乐观”。对于辞职一事,他表示“志向未酬就放弃职务如断肠之痛”,并向各位国民由衷致歉”。此外,安倍还表示,下届众院选举“将作为一名议员参加”,表明不考虑从政界引退。

据了解,安倍的任期原定于2021年9月结束。日本执政党自民党将迅速进行总裁选举,选出新总裁,接替安倍出任新一任日本首相,完成余下任期。

安倍健康出现问题的信号始于8月17日。当天,安倍进入位于东京信浓町的庆应大学医院长达7个半小时,而在上个月,日本写真杂志《flash》的官网还曾刊登了“首相7月6日在首相官邸的办公室吐血”的内容。虽然这一问题遭到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的否定,但“安倍首相到底怎么了?”还是成为了近段时间日本舆论关注的焦点话题。8月23日,安倍时隔一周再次前往医院,并滞留3个多小时。对此,安倍解释,自己是遵医嘱去医院听取此前一周的检查报告。

历史宛如复制。2006年9月,安倍当选自民党总裁,并出任首相,成为日本首位战后出生且战后最年轻的首相。但此后一年,因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中惨败以及阁僚频曝丑闻,2007年9月,安倍选择辞职。而在那时候,安倍给出的理由就是健康恶化,且没有任何征兆,也因此被很多媒体批评为“临阵脱逃”。

幸运的是,2012年12月,安倍重回首相之位。也是那一年,安倍开始大力推行“安倍经济学”,实行宽松刺激政策,由此使得日本经济出现了一定的进展。截至2020年8月24日,安倍连续任职首相已达2799天,超过佐藤荣作的连续任职时间,创下新纪录。

谁来接手

辞职!安倍决定太突然,经济“烂摊子”谁敢接?

8月28日,日本东京一处电子屏幕播放安倍晋三出席记者会的画面

尽管此前已经有了关于安倍的健康疑云,但其最终的决定依然显得太过于突然。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张季风称,日本是一个法制特别健全的国家,整个国民经济的运行不会因为主要领导人的更迭发生太大的变化,唯一一点可能需要担心的就是后继者是否会与安倍同一个路线,是否会将安倍经济学继续贯彻下去,如果与安倍不是一个派系的话,可能会重新制定经济政策,导致经济政策出现不连续性。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刘军红也称,从日本国内经济政策上看,短期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化,目前减税没有空间,财政也动不了太多,金融政策方面只能跟着美国走,在这种背景下,日本只能靠外需。现在美国欧洲疫情情况都不太好,世界三大市场就剩下中国,6月日本对中国出口已是对美国出口的1.7倍,未来日本对中国市场的依赖也会比较强。但有一个问题就是,从美国政府对中国的强硬政策来看,不排除安倍之后其他继任者会站到这个战壕里,从而影响中日关系。

所以眼下的焦点就变成了,谁会成为安倍的继任者。据了解,下一次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将于9月举行,而新总裁的热门人选有前自民党干事长石破茂、政调会长岸田文雄、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外相茂木敏充等。但对于接班人的问题,安倍在发布会上只回应称,不会影响继任者的选择。

刘军红认为,安倍辞职之后,马上表示要参加总裁选举的是岸田,能够看出来岸田争选的意愿是非常强烈的,而他与安倍又是同期生。但岸田的问题就在于其背后的派系太小,除非安倍所在的派系集体支持岸田,否则岸田获胜的可能性很小。

张季风则提到,安倍要坚持到新首相选出,这就意味着法律上麻生做代首相的可能性没有了,可能的几个人有石破茂,菅义伟,岸田和小泉,目前看岸田比较平庸,石破茂有能力,但安倍其实是坚决不想让他上台的,安倍选择耗到新首相上台也意味着他有一定的发言权。目前看安倍最推荐的人可能是菅义伟,要知道“安倍经济学中”中很多东西都是他做的,菅义伟上台之后也肯定要执行安倍的路线,顶多是做个“后安倍经济学”。

但现在的问题是,不管谁来接替安倍,未来都不会是一份轻松的任务,继任者在接手首相之位的时候,也接下了目前日本经济社会里的一团乱麻。张季风称,日本经济其实受周期影响很大,安倍上台时正好是战后第15次经济周期的谷底,安倍上台就开始进入第16次经济循环,而从2018年开始日本经济再次下滑,这也就意味着不管谁上台,经济基本上都会往下走。再加上新冠疫情的冲击,下行速度就更快了。此外外部环境的变化也对日本影响很大,毕竟逆全球化,中美贸易摩擦等问题不是一两天就能该删的。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安倍第一次传出进入庆应大学医院的同一天,日本内阁府恰好公布了日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情况。初值数据显示,剔除物价变动因素后,日本本年度第二季度实际GDP比上季度下降7.8%,换算成年率为下滑27.8%,降幅创二战后最差纪录。

疫情无外乎是日本乃至全球经济最大的“黑天鹅”。日本经济再生大臣西村康稔承认GDP数据“非常严峻”,不过他也提到近期消费回升等亮点,“我们期望尽最大努力推动日本经济,经济景气可能已经在4月及5月触底,经济要在内需带动下步入复苏”。

可内需恰恰是日本目前最棘手的问题,去年10月消费税的上调已经冲击了一轮消费,疫情突袭带来的“居家令”更让消费深受内伤。数据显示,受“紧急事态宣言”影响,二季度日本内需大幅下滑,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负4.8个百分点。其中,占日本经济比重二分之一以上的个人消费环比下降8.2%,成为拖累经济的主要因素。

经济“乱麻”

安倍的辞职令人唏嘘。事实上,在过去这段时间,除了健康的压力,在疫情方面的应对也让安倍多少有些力不从心。一个星期以前,日本共同社所做的民调便已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已跌至36%,较7月下滑2.8个百分点。据了解,此次支持率民调结果,是安倍2012年第二次成为日本首相以来的倒数第二低。2017年,安倍因森友学园问题等丑闻影响,支持率曾跌破30%。

2020年对安倍来说确实不太友好。去年10月,安倍宛如走钢丝一般选择了上调消费税,彼时,安倍或许便已经将经济刺激的赌注押在了今年的东京奥会上,安倍曾经一语道破:“我想让奥运会成为扫除通货紧缩和经济衰退的触发器。”但谁曾想,“黑天鹅”来得如此突然,一切希望均化为泡影,紧接着就是接连不断的经济地震。

随着安倍正式宣布离任,一场长达8年的复盘也已经随之开启。要知道,现在有太多的数据证明,安倍当初雄心勃勃的计划或许已经宣告破灭。2012年重回首相之位后,为挽救日本沉寂多年的经济困局,安倍提出了一系列重振经济的政策,包括灵活的财政政策、大胆的金融宽松政策、吸引民间投资为目的的经济增长战略,因此备受瞩目,也被成为“安倍经济学”。

“安倍经济学”确有成效。在最初的几年,这些组合政策帮助日本提高GDP增速,改善就业状况,摆脱物价负增长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效,但随着时间的流逝,“安倍经济学”也开始失色。世界银行数据显示,安倍第二次上台的2012年,日本GDP总量为6.203万亿美元,到了2019年,日本GDP仅为5.082万亿美元,下降近20%。

而据日本媒体报道,从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日本连续3个季度经济负增长,连续四个季度的实际GDP总规模缩水至485万亿日元,为2011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水平。这也意味着,“安倍经济学”的所有增长几乎归零。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部副主任白明称,“安倍经济学”也是有有效期的,任何一项经济刺激计划都不可能永远保持新鲜,时间长了,“安倍经济学”边际效应递减也是正常的,毕竟“安倍经济学”的前几年,日本经济还可以,只是后来很快就不行了。在白明看来,日本经济基本上还是平稳的,但其经济结构却出了问题,比如经济活力下降,原始创新不足从而影响日本的竞争,在技术日新月异发展的当下,缺乏原始集成创新就会导致后劲乏力。

刘军红也称,“安倍经济学”对经济的总体拉动力量并不是很强。即便没有疫情,日本经济也没有实现太高的增长,这些都是因为受限于日本本身的经济增长条件,比如科技创新乏力,企业在国内的空间很小,纷纷跑到外国投资。此外,制度习惯上的原因导致日本个人收入很难提升,消费基本恒定,内需拉不起来。再加上老龄化少子化的问题,整个社会没有太强活力。

北京商报记者 杨月涵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