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方达基金副总裁陈彤:智能化贯穿投顾领域的各个环节

基金

本报记者 易妍君 上海报道

伴随新型技术趋于成熟、监管政策持续调整,以及参与主体的多元化,金融科技的发展如火如荼。对于金融机构而言,通过技术的手段来促进业务的增长已是大势所趋。

正如近年来,以提高投资效率、改善投资者体验为目标,公募基金公司在智能投顾领域已做出了诸多尝试。

8月25日,在京东数字科技集团携手《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举办的“第二届资管科技行业高峰论坛”上,易方达基金副总裁陈彤表示,智能化贯穿投顾服务的所有环节,其实可以称为投顾而非强调其为智能投顾。因为投顾市场和科技手段的发展几乎同步。

在他看来,中国投顾市场与海外市场有着明显不同的发展路径:国内一方面在人工智能兴起的同时,监管层也开始去推动基金行业、资产管理行业从卖方代理转向买方代理,两者始终是相互融合的。

陈彤指出,美国市场上,之所以存在人工投顾和智能投顾的区别,主要在于从上世纪80年代到2000年,美国的投顾市场从卖方模式转向买方代理,那时只是信息化的阶段;从2000年到2020年,才真正做到了所谓智能化。这两个阶段是彼此隔离的。

在国内,某种程度上,基金公司的业务早已离不开科技运用。陈彤进一步解释,比如在研究领域,常见的做法是运用金融科技手段去提高算法。

“基金投顾研究是基于现有7000只基金,在做基金基础研究时,将用到大量结构性数据、非结构性数据、知识图谱等;而做策略优化时,假如把7000只基金缩小到100只基金,在一个策略下,要从100只基金里选出10只基金做组合,这种概率大概是170万亿种,如果用常规算法大概需要350万年,还是需要用金融科技手段去提高算法。”陈彤表示。

除了投研,风控手段也需要科技的支撑。

“投顾最大差异是一个全权委托账户,当一个策略下,有一百万个人使用这个策略,由于你的时点不一样,遇到再平衡、定期平衡和非定期再平衡时,算法优化数据量是非常大的,所以不可能用人工的方式来做,一定得用智能手段。”他补充。

在智能投顾的探索中,如何做到千人千面是一大考验。

陈彤指出,千人千面主要有三个环节,即多维数据画像、策略数据优化、求动态这些过程的连接。

他解释,实质上是动态效应函数,相当于求解一个欧拉方程的最优解。“如何将这个过程工程化?我们也在这个步骤上花了很大精力,所谓千人千面实际上要经历从千人一面到千人几面,再到千人多面,最后做到千人千面这样一个过程,现在基本上处于第二步。”他坦言。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