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据诈骗第一案开审:171亿元尚未兑付

债券

本报记者 张晓迪 北京报道

宁夏前首富孙珩超父子被警方调查近两年,由其实控的宝塔石化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塔石化”)票据诈骗案终于开庭审理。该起票据诈骗案,由于涉及金额大、参与机构多,被业内称为“票据史上最大的一起非法融资案”。

2020年8月24日,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此案。据公诉机关指控,宝塔石化及其实控人孙珩超父子等人犯票据诈骗罪,宝塔石化旗下宝塔石化财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塔财务”)、原总经理霍言等人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等。

公诉机关还指控,2016年4月至2018年10月31日,宝塔财务共计审核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票据49522张,票面金额284.60亿元,至案发,未兑付银行承兑汇票27064张,未兑付金额171.29亿元。

内外勾结

根据宁夏银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消息,宝塔石化及宝塔财务包括孙珩超父子在内共12人存在违法犯罪行为。其中,宝塔石化、及其实控人孙珩超、孙培华父子、宝塔石化董事王高明、米荣荣被指控犯票据诈骗罪;宝塔财务、及其原总经理霍言、刘雪梅、黄健飞、陈晨、薛晓攀、崔向臣、陈政江、林美程等人被指控犯违规出具金融票证罪;此外,霍言、薛晓攀还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票据中介朱魏枫犯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公诉机关指控,2013年以来宝塔石化开始出现大规模亏损,孙珩超作为董事长,明知该集团不符合申请设立财务公司的资格,为解决宝塔石化资金短缺问题,仍然安排霍言等人筹建财务公司。

2016年4月,财务公司成立。孙珩超为了达到为宝塔石化融资的目的,在明知宝塔石化巨额亏损,资不抵债,无兑付能力的情况下,指使财务公司通过审核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的方式进行融资,孙培华、王高明、米荣荣在孙珩超的授意下,实施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电子银行承兑汇票、提供所需的增值税发票、积极出具相应材料等行为。

霍言、刘雪梅、黄健飞、陈晨、薛晓攀、崔向臣身为被告单位财务公司的总经理等,违规与被告人朱魏枫等票据中介合作,明知办理的电子银行承兑汇票业务无真实贸易背景的情况下,仍然予以审核签发。

自2016年4月至2018年10月31日,财务公司共计审核签发无真实贸易背景电子银行承兑汇票票据49522张,票面金额284.60亿元,至案发,未兑付银行承兑汇票27064张,未兑付金额171.29亿元。期间,霍言、薛晓攀还分别收受朱魏枫等人的贿赂逾百万元。

宝塔石化“内部银行”

宝塔石化曾是西部最大的民营炼化企业,旗下拥有上市公司*ST宝实(000595.SZ)。

据宝塔财务官网介绍,宝塔财务成立于2016年4月,注册资本金20亿元。是经中国银监会批准筹建、宁夏银监局批准开业的宁夏自治区首家非银行金融机构,是宝塔石化发起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位列全国财务公司第225家,民营企业财务公司第35家。

公开信息显示,2013年以来宝塔石化开始出现大规模亏损,2015年,宝塔石化出现了债务问题。当地自治区党委、政府组成工作组入驻宝塔石化,2016年5月,在一次工作组专题会议上,*ST宝实董事长王静波说,“我们存在的问题是负债结构不好,表现为短贷长投,必然导致资金紧张,资金链风险加大,所以要借助政府、公检法、银监会的力量,集中一部分资金帮助我们封闭倒贷,帮助我们把不合理的借款结构调合理。”

此时,宝塔财务刚刚成立,被称为宝塔石化“内部银行”,而本意解决财务问题的宝塔财务,在两年后彻底让宝塔石化金融危机失控。

2018年5月,宝塔财务开具的承兑汇票出现大面积兑付逾期,随着票据持有人不断从各地前往宁夏宝塔石化办公所在地进行维权,当地警方遂介入其中,2018年11月,宝塔石化实控人孙珩超、孙培华父子等人先后被当地警方带走调查。

据公开报道,孙珩超曾表示,“财务公司这个票据融资工具用好了,对像我们这种实体企业调整结构不得了。要是把新疆、宁夏、珠海、内蒙古等分公司的资金归集起来,差不多有1000亿元的体量,那时有相当的文章可做,就可以和银行博弈了。”

一位法律人士告诉记者,截至2018年底,大约有1.25万持有宝塔石化承兑汇票债权人。记者了解到,这些债权人主要分两类,一类是通过支付手段拥有汇票的实体企业,一类则是专门从事汇票生意的“票友”,即票据中介。

一位浙江的刘姓汇票中介告诉记者,其手中握有宝塔财务300多万元汇票,都是他从上游大中介手中买到的。刘先生称,他是小中介,10万元汇票的利润仅在200~300元,而其大中介的利润则在1000元左右。

刘先生说,越早拿到汇票,拿的数额大的人,获利越多。其上游大中介,100万元汇票年化一般在15%~18%。

而根据银川有关公诉机关的指控,朱魏枫等票据中介不仅与宝塔财务合作,还向其有关工作人员行贿。

多位持有宝塔财务票据中介告诉记者,他们的最上游的大中介即宝塔财务公司。一级中介主要是上海妃律实业有限公司、张家港科贝奇机械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沪枫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等。

记者查询天眼查发现,上述公司目前均因票据纠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

金融飞速扩张

2018年11月,宝塔财务票据违约后,宁夏政府成立相关工作组,进驻宝塔集团。记者了解到,工作组进入宝塔石化的这两年中,票据持有人陆续进行了登记,有部分票据持有人告诉记者收到了一部分兑付款。但也有票据持有人告诉记者,其所持票据至今仍未兑付。

官网介绍,宝塔集团成立于1997年,2011年ST宝实借壳上市。2016年至2018年总资产为685亿元,位列中国企业500强的第306位,中国民企500强的120位,中国化工企业500强的第23位。下设石化、金融控股、商贸、科技工程、教育、投资控股、新能源等七大产业集团。

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宁夏并无炼化优势,宝塔石化成立后经营乏善可陈。2015年,宝塔石化拿下国家进口原油使用资质,获取到了国家发改委批的每年616万吨进口原油配额。但实际上,2016年起,宝塔集团年均原油消费量不足百万吨。

在主营业务难以为继的前提下,宝塔石化仍然进行了扩张,而其扩张也主要放在金融领域。一位宁夏当地人士告诉记者,宝塔石化金融扩张太快,像滚雪球一样积累了债务。

记者整理发现,宝塔集团及旗下子公司投资或入股银行、券商、保险经纪、小贷、商业保理、私募基金等金融或类金融机构。其旗下金融企业的股东及其最终受益人基本都是孙珩超父子,极少有外人参与,即使有参与的,也只占极少股份。

2015年前,孙珩超以宁夏为据点,在新疆、内蒙古等地拓展金控势力;2015年后,孙培华则成了宝塔石化金控方面的主力,其活动区域主要在南方一带。

2008年,孙珩超成立了金聚小额贷和宁夏华信投资有限公司,开始踏入金融行业。

目前,宝塔控股旗下拥有宝塔新能源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北方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内蒙古宝塔投资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新疆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宝塔油气投资有限公司、宝塔资源投资管理有限公司6家公司。

除此之外,宝塔控股旗下还有银川大学教育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2015~2016年,宝塔石化相继成立宝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广东南方宝塔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宝塔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宝塔财务。

2015年底,宝塔石化与新华联(000620,股吧)集团、巨人投资有限公司、汇源集团公司、重庆三峡果业集团有限公司等5家企业成立了亚太互联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涉足互联网金融。

2017年,宝塔石化还在避税天堂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霍尔果斯市注册了中保融金商业保理有限公司、通过上海宝塔石化有限公司入股了一家P2P平台――上海多玺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全资成立金太在先保险经纪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目前这些公司大多已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或经营异常名单中。

2019年9月,宁夏中院作出裁定,宝塔石化进入破产程序,而宝塔财务等名下已无其他财产可供执行。有票据持有人感叹,171亿未兑付票据仍然是未知数。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