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药品集采的中场战事

产业

本报记者 高瑜静 北京报道

随着第三批全国药品集中采购中选结果公布,更多品种的药品在“国家团购”下断崖降价。

8月24日,上海联采办发布第三批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中选结果,55个通用名品种成功中标,平均降价幅度超过70%,最高降幅高达98.7%,甚至出现一分药价、“水比药贵”现象。

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国家版带量采购方案在业界盛传,到《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正式出台,药品集中带量采购一路扩围。实施范围扩延至全国的同时,中选品种持续增量。从“4+7”时的25个品种,增至第三批国家集采的55个品种。

一边,仿制药企业竭力拼价、毫厘必争;另一边,原研药企业报价坚挺,多个品种因出价高于限价而提前出局。

进退之间,药企的生产、销售策略持续分化。如何在原研药和仿制药两端发力降药价,更考验着集中带量采购常态化下“以量换价”机制创新。

仿制药低价厮杀

第三批带量采购中选结果显示,本次成功集采55个品种,191个品规中标,189家药企参与报价,125家中选。

其中,采购量较大品种中,糖尿病一线用药二甲双胍引来了44家药企竞逐。既有外资药企,也有众多国产仿制药生产企业。

二甲双胍曾在第二批集采中出局,此次纳入第三批集采名单,其采购规模备受关注。据悉,最高有效报价下,二甲双胍采购金融总额近20亿元,其中,0.5g缓释/控释片采购总额为5.54亿元,0.25g口服常释剂型采购总额为4.00亿元,0.5g口服常释剂型采购总额为9.05亿元。

数据统计显示,二甲双胍在全国有着超过50亿元规模的大市场。换言之,本轮集采将瓜分掉近四成市场。

经过药企底价拼杀后,拟中选结果显示,部分药企生产的二价双胍降价幅度超过80%。其中,重庆科瑞制药报出“秒杀价”,0.25g规格的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21*4片/盒1.29元,平均1.5分/片。与片剂相似,盐酸二甲双胍缓释片价格也出现了“跳水”,最低价格仅6.7分/片。参与竞标的药企中,天方药业等8家药企中标二甲双胍缓释片,平均降价71%;重庆科瑞制药等8家企业中标二甲双胍常释剂型,平均降价84%。

除用量大的低价品种外,高价药亦成为药企拼价角逐对象。注射用阿扎胞苷由四川汇宇制药和正大天晴中标,中标价较2019年996元的中标价相比,分别下降73.9%和65.26%,降至260元和346元;左乙拉西坦口服溶液中标企业重庆圣华曦中标价38元,较2019年最低中标价235.8元下降83.88%;左乙拉西坦注射用浓溶液中标企业,原研药优时比从此前每支340元降至85元,降幅75%。

历次国家集采上演药品“惊天大降价”后,中选品种的药品质量更引发业界担忧。

今年3月25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称,在药品境外生产现场检查中发现,第二批国家集采中选的原研药美国Celgene Corporation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部分关键生产设施不符合我国药品生产质量管理基本要求,存在生产过程无菌保障措施不到位等问题。当晚,上海阳光医药采购网宣布取消新基公司中选资格,并由石药集团欧意药业有限公司和江苏恒瑞医药(60027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补位。

石药集团最新财报数据显示,公司出产的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结合型)参与国家集采后,迅速放量。2020年上半年,该产品销售收入激增70.9%。

原研药“抱团”保价

值得注意的是,与前两轮带量采购类似,跨国药企原研药漏标、没有降价的现象持续引发关注。

在第三批带量采购已公示的拟中选企业名单中,只有卫材、辉瑞、优时比3家外资药企入围,其中卫材的甲钴胺片较最高申报价降低76.54%,辉瑞原研药利奈唑胺降价90%,皆以第一顺位中标。

除此之外,尽管第三批集采涉及默沙东、诺华、阿斯利康、礼来等多家外企的26个原研药品种,但不少企业选择高出最高限价数倍,甚至数十倍报价,相当于主动放弃。

以占市场份额87.13%的阿斯利康的阿那曲唑(1mg)为例,每片报价29.929元,高出最高限价8.8571元两倍还多;默沙东的地氯雷他定口服常释剂报价3.782元/片,高出申报价1.5倍;GSK(葛兰素史克)的拉米夫定更是报价30.14元/片,较最高申报价高8764.7%。

当《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就上述药企在竞标时的高报价缘由进一步采访时,GSK相关负责人表示“不便回应”,默沙东中国公司亦未作回应。

一位地方医保局人士向记者透露,在地方集采谈判中出现过几家跨国药企就同一品种抱团不降价的情况。“跨国药企长年对医生和患者进行了市场教育,紧紧抓住了患者的用药习惯性和结构,实施价格保护。谈起来非常艰难。”

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跨国药企更多盯向院外市场。如果在集采中降价入围,会造成医院、药店两终端价格差异过大,不利于其维护零售价格。维护院外市场价格体系,亦是其弃标的一个考量。

此前出现未中标产品在院外市场大幅增长,大幅降价反而难以获利。根据拜耳今年的半年报,拜唐苹全球销售额下降73.8%,因为在今年1月第二轮国家集中带量采购中,拜耳报出了每片0.18元的阿卡波糖超低价,导致拜唐苹的销售额大幅下滑。

根据目前的集采规则,在未中标的情况下,外企原研药仍可以较高的价格占据剩下30%市场。最新的医保支付标准与采购价协同要求,非中选药品2018年底价格为中选价格2倍以上的,2019年按原价格下调不低于30%为支付标准,并在2020年或2021年调整到以中选药品价格为支付标准。

如此看来,未中标高价原研药的医保支付,或尚有一定的缓冲时间。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