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特瑞身背“光环”业绩增长失速 多项数据偏差凸显信披质量欠佳

股票

红周刊 记者 | 周月明

作为一家新三板精选层挂牌公司,贝特瑞的资产质量似乎存在一定瑕疵,其财报披露的多项财务数据存在明显偏差,如此情况,让人对公司的信披质量感到担忧。

作为新三板首批精选层公司,“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厂商”贝特瑞自挂牌新三板以来,股价早些年并不佳,曾走了个典型“过山车”行情,但自有消息称公司将挂牌精选层后,股价就持续出现异动,自2018年10月低点4.54元开始启动,最高曾涨到67.11元。

分析贝特瑞财报情况,《红周刊(博客,微博)》记者发现,其近几年经营业绩增速与股价表现明显相左,增速有不断放缓的迹象,2020年上半年时,营收和净利润增速甚至双双负增长。需要注意的是,贝特瑞近几年来资产减值的情况一直较为突出,其经营现金流量净额曾一度陷入“失血”状态。此外,若核算其各项财务数据可发现,公司的营收、采购、存货等方面数据均存在一定的异常。如此情况下,不由让人担忧公司的信披质量能否健康?

资产减值风险较大

财报披露,2017年至2019年,贝特瑞营业收入分别达到29.67亿元、40.09亿元和43.9亿元,其中,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了35.1%、9.51%。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36亿元、4.81亿元和6.66亿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同比增长43.17%、38.42%。仅从公开数据来看,其营收增速已经在逐年放缓。虽然2018年、2019年的净利润增速远超过了营收增速,但实际上在2019年的净利润中,投资收益就占了不小的比重。

查看其公开发行说明书可发现,2019年6.66亿元归母净利润中,投资净收益贡献了2.2亿元,而在2017年、2018年时,其投资收益还分别仅有464万元和6803万元。2019年投资净收益突然增多应与贝特瑞处置和转让股权有较大关系。公开发行说明书称,2019年“公司因处置原控股子公司山西贝特瑞部分股权、转让联营企业芳源环保部分股份、处置原联营企业宣城研一全部股权,合计取得21675.37万元投资收益,导致公司2019年投资收益大幅增长”。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的6803万元投资收益中,同样有6290万元是处置股权所得,而且同是转让所持有的联营企业芳源环保部分股份所得。如此情况反映出,2018年、2019年若没有转让、处置股份得来的收益,则贝特瑞的净利润就变成了4.18亿元、4.46亿元,2019年净利润相对2018年仅增长6.7%。现实的问题在于,如果公司未来一旦没有子公司股权可卖,则贝特瑞未来又该如何保持业绩持续增长呢?

此外,若查看贝特瑞的财务报告,还可发现其有一个很明显的风险点,就是资产减值较高。这些资产减值大部分来源于应收账款坏账、存货跌价等。2017年至2019年,资产减值金额分别达到5067.48万元、8259.6万元和4951.56万元。其中,2017年、2018年减值主要来源于坏账损失,分别有4053万元和7460万元,2019年虽然没有坏账损失,但存货跌价损失又增长到4546万元。对于2019年突然产生的大额存货跌价损失,招股说明书中并没有什么明确解释,这一点让人很奇怪。

值得注意的是,贝特瑞的应收款项本来金额就不小,2017年至2019年,贝特瑞的应收账款分别为10.78亿元、13.76亿元和12.34亿元,应收票据分别为1.85亿元、2.84亿元和1.24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合计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2.54%、41.4%和30.94%。可以看出在2017年、2018年,公司的应收款项比例均超过四成,虽然2019年占比有所下降,但相较2017年、2018年,其坏账准备金额反而达到了2.73亿元,而2017年和2018年,这一项仅为0.76亿元和1.26亿元。如此看来,虽然2019年其暂时没有坏账损失,但变高的坏账准备很可能意味着未来仍有较大的坏账损失风险,一旦成真,不排除贝特瑞将出现“业绩变脸”的可能。

营收数据存大额异常

虽然财报数据显示贝特瑞2018年和2019年的营收数据仍保持一定增长幅度,但若仔细分析可发现,公司的营收数据很可能失真了。

贝特瑞身背“光环”业绩增长失速 多项数据偏差凸显信披质量欠佳

财报披露,2018年、2019年,贝特瑞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0.1亿元和43.9亿元,而据贝特瑞2018年、2019年的合并现金流量表数据显示,公司“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16.94亿元和27.3亿元。此外,2018年、2019年公司新减少预收款分别为696.09万元和1435.97万元,对冲同期与现金收入相关的预收款项影响,则与2018年、2019年营收相关的现金流达到了27.44亿元和17.1亿元。

若暂且不考虑增值税税率,将这两年的未含税营收与现金收入数据勾稽,则2018年、2019年未含税收入都比现金收入分别多出23.08亿元和16.5亿元。理论上,2018年、2019年的应收款项应该分别至少新增23.08亿元和16.5亿元。

然而,在这两年的资产负债表中,贝特瑞的应收账款(包含坏账准备)、应收票据合计分别为17.85亿元、16.23亿元,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数据,2018年仅新增了4.47亿元,2019年也未增反减少1.62亿元,很明显与理论新增金额存在很大差异,分别存在18.61亿元和18.08亿元的差额。值得注意的是,这还是在未考虑增值税税率的情况下,若考虑营收的增值税税率,此项差异还将更大。

虽然公司在招股书披露了同期应收票据背书的情况,2018年为12.6亿元、2019年未终止确认金额与终止确认金额共有9.9亿元,然而即使考虑进应收票据背书影响,前述数据仍然存在很大差异。那么这部分营收异常金额是如何产生的?就需要公司做更多披露和解释了,毕竟所涉营收异常金额较大,若没有合理解释,那么贝特瑞数据真实性就很值得商榷了,难免有营收虚增之嫌。

采购数据有较大的差异

除了上述营收相关数据出现异常外,《红周刊》记者在分析贝特瑞公开发行说明书相关采购数据时,发现这其中也有很疑问。

贝特瑞身背“光环”业绩增长失速 多项数据偏差凸显信披质量欠佳

公开发行说明书披露,2018年和2019年,其采购总额分别为26.3亿元和29.73亿元,而在2018年、2019年的现金流量表中,公司“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分别为9.87亿元和16.21亿元,剔除当年预付款项新增加的-1.23亿元和41.22万元的影响之后,则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支出分别达到了15.15亿元和13.53亿元。若暂且不考虑营收的增值税情况,将未含税采购与现金支出相勾稽,可发现2018年、2019年,未含税采购都比现金支出要多出15.15亿元和13.53亿元,那么这意味着同期的应付款项金额应该至少新增这些金额,而且这还是在未考虑增值税税率的情况下,若考虑进增值税税率,新增的金额还将更大。

可事实上,查看贝特瑞财报可发现,2018年、2019年的应付款项分别为11.73亿元和9.38亿元,2018年和2019年都相比上一年仅增加了6815万元和2.15亿元,与理论上应该新增的金额都有较大差异,分别存在14.47亿元和11.38亿元的差异,而且若考虑增值税税率的话,此项差异还会更大。那么,出现这些差异的原因又是什么呢?

存货有明显矛盾

除营收数据、采购数据有很多疑点之外,贝特瑞的存货数据也令《红周刊》记者不解。

贝特瑞身背“光环”业绩增长失速 多项数据偏差凸显信披质量欠佳

贝特瑞在公开发行说明书中披露了2018年、2019年的采购总额,分别为26.26亿元和29.73亿元。此外,贝特瑞还披露了营业成本中的材料消耗金额,2018年、2019年分别为17.93亿元和17.62亿元,材料成本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66%和60%。

将材料采购金额与营业成本中消耗的直接材料相减,2018年和2019年分别得到8.33亿元和12.11亿元的差额,理论上,这部分差额应该计入当期的存货变化中,即2018年、2019年存货中的原材料应该分别新增8.33亿元和12.11亿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先不论这两年存货中原材料的新增金额,2018年和2019年,贝特瑞的存货价值总额分别为8.77亿元和9.43亿元,仅比上一年分别增加了1.3亿元和6686万元,都比原材料应新增的8.77亿元和9.43亿元要少得多,这本身就已经显露出其存货相关数据的矛盾。那么,这部分差异是需要公司做更多解释的,否则公司是否有更多存货未销,或者营业成本比披露的数据要高?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