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达集团首份财报背后:缺少盈利时间表 上市后仍难“独立”

科技

达达集团首份财报背后:缺少盈利时间表 上市后仍难“独立”

  上周,拥有“即时零售一哥”称号的达达集团发布截至2020年6月30日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报。这也是其上市后的首份财报,备受外界关注。

  营收增长背后 缺乏盈利时间表

  公开资料显示,达达集团于2014年在上海成立,2020年6月在美国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其主营业务有达达快送和京东到家两大板块,且独立运营。

  据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达达集团的营收为13.32亿元人民币(1.873亿美元),同比上涨93.1%。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净亏损为2.31亿元,同比下降9.2%。非通用会计准则下,归属达达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下降13.5%。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及短期投资共计43.6亿元人民币(约6.17亿美元)。

达达集团首份财报背后:缺少盈利时间表 上市后仍难“独立”

  从其营收结构上看,达达快送2020年Q2营收为8.37亿元,同比增长90.4%,增长的主要原因为其为物流公司提供的落地配服务和连锁商家同城即时配送服务订单数量的增加。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十二个月内,通过达达快送交付的订单数量为9.26亿单,同比上涨65%。

  达达集团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蒯佳祺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达达快送二季度连锁商户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约500%,个人及中小商户业务在所有经营城市实现了全面盈利。

  京东到家2020年Q2营收为4.86亿元,同比增长97.9%。增长的主要原因为客单价和活跃消费者数量的增加。京东百货的总商品销售额为183亿元人民币(26亿美元),同比上涨98.1%。京东到家的活跃消费者数量为0.32亿,同比上涨71.8%。

  蒯佳祺表示,“我们很荣幸能以一家上市公司的身份公布2020年第二季度强劲的财务和运营增长。与领先的零售商和品牌商的顺利合作以及我们自身本地即时配送基础设施的巩固下,我们将继续吸引消费者的关注,引领中国零售行业进入新时代的过程中,我们为能够执行公司的增长战略并为股东创造可持续的长期价值而感到兴奋。”

  综合来看,达达集团二季度营收翻倍,订单量增大,活跃用户增多等多项指标在财务上均表现出了强劲的势头,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达达集团净亏损虽有收窄,但仍缺少盈利时间表。基于此,亮眼的财报下也显现出一丝忧愁。

  亏损问题短期难解 上市公司应能“独挑大梁”

  据达达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归母公司净亏损分别为14.49亿元、18.78亿元、16.7亿元。亏损的主要原因来自支付给骑手的费用和激励措施,此部分支出占总支出的90%以上,2017年至2019年此部分支出分别为15.26亿元、19.183亿元、26.791亿元。2020年一季度为8.751亿元,二季度为11.010亿元,同比上涨78.84%。

  从二季度财报来看,激励措施仍然是高占比,甚至超过了本季度研发费用。财报显示,二季度,达达集团给予员工的股权激励支出费用为1.65亿元。研发费用为1.29亿元,其主要原因为开发技术能力导致研发人员成本的增加。

  此外,营销费用的增加也是达达集团的亏损之本。二季度达达集团营销费用为3.86亿元,同比上涨24.5%,其主要原因为广告和市场营销费用的增加。这也说明达达集团的营收规模扩大建立在持续“烧钱”基础之上。

  根据达达集团此前递交的招股书来看,京东持股47.9%,沃尔玛持股10.7%,红杉资本持股10.3%,DST持股8.6%,蒯佳祺持股8.1%。从其股权结构来看并无太大变动,京东与沃尔玛仍为其主要股东。

  达达集团IPO时,“大客户依赖”就被外界视为病根,达达集团也在招股书中提到,如果与京东、沃尔玛这两个主要客户的业务合作协议被终止或在到期后未续签,则我们的业务关系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达达集团首席财务官陈兆明在解读二季度财报时提到,将继续与京东零售集团紧密合作,进一步探索全渠道创新。以此来看,达达集团目前更希望于京东、沃尔玛深度捆绑,而并非开拓新渠道。

  时下,达达集团与大股东深度捆绑是提升业绩的重要途径之一,但作为一家公众公司,如何摆脱依赖“束缚”,也是应该思考的问题,毕竟上市后的达达集团已经是一个新的体系。

  所以,若把达达集团看作是京东和沃尔玛的一个业务,达达是完全及格的,但行业喜闻乐见的或许是作为上市公司的达达集团,能有独立的成长轨道。

  

(责任编辑:常安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