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8月涨超千点央行称将继续合理引导预期

外汇

  8月31日早间,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升破6.85关口。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8605,上调286点,创2019年7月2日以来新高。

  当日,在岸人民币对美元16:30收盘报6.8535,创逾7个月来收盘高位,较上一交易日涨116点,8月以来已累计涨1259点。截至18:20左右,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分别报6.8485和6.8501。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美元走弱、中国经济复苏、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是促使人民币升值的三大原因。

  随着中国在疫情防控和经济复苏方面取得成效,自5月以来,人民币持续处于升值过程中。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青年课题组(下称“央行课题组”)撰文指出,2019年8月5日,受单边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及对中国加征关税预期等影响,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在市场力量推动下贬值“破7”。央行综合施策,加强预期引导,外汇市场运行有序,外汇供需基本自主平衡,人民币汇率实现了预期稳定下的有序调整,被市场称为“不叫改革的改革”。

  央行课题组还表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将继续坚持市场化方向,优化金融资源配置,增强汇率弹性,更加注重预期引导和与市场沟通,在一般均衡的框架下实现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对市场的“羊群效应”进行有效控制

  预期传导是金融市场波动在不同经济体间传导的重要途径。尽管外部形势趋于复杂,但近年来,央行加强预期管理和引导,外汇市场预期保持平稳,中间价、在岸价、离岸价实现“三价合一”,避免了汇率超调对宏观经济的冲击。

  近两年多来,央行通过加大市场决定汇率的力度,大幅减少外汇干预,在发挥汇率价格信号作用的同时,提高了资源配置效率。目前,央行已退出常态化干预,外汇市场自主平衡,人民币汇率由市场供需决定。外汇储备规模自2017年以来始终保持在3万亿美元左右。

  “当前,市场预期的‘非理性化’和‘非独立性’特征在我国资本市场中仍普遍存在。具体到外汇市场,这就意味着央行在退出外汇常态化干预的同时,仍需对市场的‘羊群效应’进行有效控制。”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技术总监曹源源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央行课题组表示,由于外汇市场流动性好,市场参与者广泛,体量也比较大,预期变化更容易形成“羊群效应”,对汇率走势形成较大影响。退出常态化干预后,预期管理和引导的重要性进一步突出,央行将继续通过多种方式合理引导预期,为外汇市场的有序运行和人民币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创造条件。

  曹源源认为,结合各国经验,预期管理被多国货币政策实践验证是引导市场预期合理变化、避免市场异常扰动,尤其是防止市场流动性恐慌情绪蔓延的有效工具。此外,预期管理在尽可能降低货币政策操作成本的同时,可以维持货币政策的调控效率。以美国为例,美联储在“预期管理”方面进行了诸多探索,通过对政策工具箱的明确清晰认定,对政策调整时机、遵从依据和条件的明确解释,定期举行议息会议并公布会议纪要,以及向社会公布货币政策决策依据的关键性指标和预测前瞻性指标等引导市场预期。这些可为我国预期管理提供参考。

  人民币资产对国际资本具较强吸引力

  作为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近几年,人民币市场化汇率制度经受住了多轮冲击的考验,人民币汇率保持了基本稳定。

  8月31日早间,延续近期的升势,在岸、离岸人民币对美元双双升破6.85关口。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美元走弱、中国经济复苏、人民币资产吸引力提升是促使人民币升值的三大原因。

  曹源源对记者表示,近期人民币升值主要源于美元走弱,具有典型的被动升值特征――随着目前美元指数跌至92.3附近,人民币一篮子汇率指数CFETS在这段时间出现小幅下行。因此,判断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美元指数仍是主要观察点。“预计,短期内人民币汇率大概率围绕6.9中枢维持双向震荡,在持稳运行中蕴含一定升值动能。”

  8月28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为92.94,按周涨0.45。

  央行课题组则表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将继续坚持市场化方向。

  一是坚持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二是继续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更好发挥汇率调节宏观经济和国际收支自动稳定器作用;三是更加注重预期管理和引导;四是把握好内外部均衡的平衡,在一般均衡的框架下实现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央行课题组还表示,人民币汇率是联系实体经济部门和金融部门、国内经济和世界经济、国内金融市场和国际金融市场的重要纽带,是协调好本外币政策、处理好内外部均衡的关键支点。市场化的汇率有助于提高货币政策的自主性、主动性和有效性,促进经济总量平衡。我国是超大体量的新兴经济体,货币政策制定和实施必须以我为主,兼顾当前和长远,完善跨周期设计和调节,主要考虑国内经济发展和金融市场稳定,兼顾外部均衡,在动态变化中促进内外均衡的平衡和高质量发展,进而在一般均衡的框架下实现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曹源源表示,在全球经济下行和金融不确定性上升的背景下,中国经济复苏态势良好,人民币资产对国际资本仍具较强吸引力,这将为人民币提供一定升值动能。

  

(责任编辑:李显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