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接印钱挽救经济靠谱吗?这国家试过了,月入百万日子却越来越难

国际

  01

  去年有个段子――“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也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当时很多人转发完全是玩梗的心态,没想到2020年先兜头来了盆冷水,直接开启了“地狱”模式。

  虽然刚过了8个月,但是现在基本可以断言,今年的经济增速会是过去三四十年最惨的一年,财政收入下降,居民的收入水平也不乐观,失业的不少,就业却很难。

  当然,药方是有的,“内循环、双循环”直接定调未来的发展战略,美国的压力还没减缓,也搞不清还会出什么幺蛾子,投资、消费、出口,经济增长的三大马车里:

  ● 出口受到的影响最大,短期看很难恢复;

  ● 消费的最大阻力就两个字:没钱,即便有点钱的家庭也都在纷纷缩减开支;

  ● 至于投资,基建、新基建喊了很久了,关键还是看钱。

  国际上,美国在拼命印钱,希望通过收割全世界来分摊疫情带来的经济损失,其他各国也纷纷跟进,更别说欧盟这种负利率都搞起来的地方,很多国内的人也高喊,为什么我们不通过印钱的方式来渡过难关?

  像几个月前,就有财政体系的专家挑起了争论,不是财政收入下降吗?那重症要下猛药,得有前所未有的政策来匹配,比如发行5万亿规模的特别国债,让央行直接买单,零利率。

  这是啥意思呢?就是当政府收不抵支、出现赤字的时候,不像以往那样向市场发债借钱,而是直接“印钱”来弥补赤字。

  大家知道,其实印钱也是讲究来源的,比如外汇占款这种,但特别国债不讲究这个,所以这就引来一大批反对意见,核心观点是这样的:

  如果开了印钱补赤字的口子,就从根本上放弃了对政府财政行为的最后一道防线,甚至有恶性通货膨胀的可能。

  这个话题争论了一段时间,结果大家都知道,前两周,高层会议定了调:不搞大水漫灌,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确保新增融资重点流向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

  这个结果很理性,大水漫灌最大的受害者就是普通老百姓(603883,股吧),经济恢复,离钱近的人收益更多,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而如果一旦不达预期,老百姓就更倒霉了,极端结果就是恶性通胀,很多人辛苦半辈子攒的钱可能清零。

  这还真不是危言耸听,曾经的拉美第一有钱国家委内瑞拉就尝试过,直到现在也没爬出大坑,这还是家里有矿的主。

  02

  在现代历史中,委内瑞拉的大通胀算得上是非常著名了。毕竟把曾经的富裕小国玩成一滩烂泥、货币一文不值,也是件挺不容易的事情。

  其实委内瑞拉的起点还是很高的,不仅天然气和煤炭资源丰富,石油储量也位居世界前列。仅仅靠着石油出口,本地人就能过上富足的生活,在1985年的时候人均GDP高居拉美第一的位置。

  不过在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下,政客和大资本牢牢把控了石油生意,贫富差距也越来越悬殊。中下层人民从自己国家的资源里捞不到任何好处,自然转去支持那些承诺会撒钱的强人政客。

  这就跟美国“锈带”失落的产业工人现在疯狂支持川普一样。

  也就是在这个背景下,鼓吹“玻利瓦尔主义”的查韦斯在1998年正式上台。

  为了迎合底层人民的胃口,他当时的施政理念很有意思,既有反外国资本的民族主义色彩,又有全民福利的北欧味道――

  先是在2001年颁布了《碳氢化合物法》,将私人石油公司的开采税提到了30%,还规定国家石油公司在各石油公司中至少占51%的股份,借此实现了“石油完全主权”。

  借着这股东风,查韦斯还顺便把电话、电力、水泥、钢铁、大米加工厂、咖啡、银行、超市等行业全实行了国有化,基本将外国投资者赶尽杀绝了。

  随着这些富得流油的产业被收归国有,政府的钱袋子越来越鼓,也更有底气实践上台时的承诺:免费医疗、廉价住房、工作保险、生育补贴,凡是你能想到的福利政策基本都搞了个遍。

  光有福利还不够,一门心思为底层人民谋福利的查韦斯又建了不少政府补贴的连锁商店,搞起了价格管制。低价卖东西肯定没人愿意,结果就是商家跑路,日用品和粮食都只能靠进口维持。

  不过这些问题在当时都没人在意,在国际油价飙涨的那十年里,巨大的出口盈余足以填平一切预算和支出――只要石油还能换来外汇,缺什么买什么就好了。

  03

  靠着飞涨的油价和石油国有化,慷慨的查韦斯实现了自己的施政理想,不仅帮助委内瑞拉75%的人口脱离了贫困,还能腾出手帮助同在拉美的小兄弟们――

  2005年的时候,委内瑞拉牵头成立了“加勒比海石油计划”,每年倒贴不少钱给缔约的好伙伴们出售廉价原油,10年里累计提供了5900万桶、按当时的油价算差不多数十亿美元,挥金如土到了极点。

  但在政府无休止的挥霍过程中,也埋下了恶性通胀的种子:

  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同,委内瑞拉有钱的时候没在基建领域加大投资,对本国赖以生存的石油产业也不怎么上心,在1999年至2013年间,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的产量反而下降了25%。

  而过于激进的国有化进程对农业、轻工业的挤压,则让本就瘸腿的国内供给恶化。

  平时还能靠着高油价维持着脆弱的收支平衡,一旦外汇链条断裂,飞升的物价和赤字就会把国家拖入恶性通胀的加速通道里。

  2008年的时候,饱受通胀折磨的委内瑞拉曾经做过一次货币改革的尝试。政府发布了一种叫强势玻利瓦尔的新货币,与旧玻利瓦尔按1:1000的比例兑换。

  一言不合就贬值,这种赤裸裸的收割彻底摧毁了人们对本币的信任,很多人跑去换美元。在前所未有的恐慌下,政府不得不实施了外汇管制。缺少外汇的企业无法进口商品,反手把物价炒上了天。

  国内的烂摊子还没解决,国际油价又就在2014年开始了漫长的下跌,加上公交车司机出身的查韦斯继任者对经济建设一窍不通,委内瑞拉彻底失去了翻身的可能。

  眼看着破产在即,破罐破摔的政府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印钱。

  2010年,委内瑞拉货币与美元的汇率还是8:1,然而到17年就已经接近10000:1了,而且随着政府继续印钞来弥补不断扩大的预算缺口,这个比例还将继续不停的变大。

  一小包大米要2500000玻利瓦尔,一千克瘦肉要9500000玻利瓦尔,一卷卫生纸则至少要2600000玻利瓦尔,简直让人分不清到底用哪个擦东西更划算。

  到了后来,穷途末路的政府干脆连印钱的费用都付不起了――

  因为国内物资紧缺、成本高昂,委内瑞拉早就印不出这么多纸币了。所以从2015年起,政府就开始把印钞的活交给了外国公司,其中英国的德纳罗印钞公司就接了个30亿张的单子。

  钞票公司的工人们好不容易忙活了小半年,30亿张钞票印制完毕,委内瑞拉中央银行却无法按约定付款――没有钱为自己的钱付钱,也算是人间奇景了。

  欠国外公司的钱可以赖账,但国内的到期债务有点棘手,该发的钱也不能一直拖着啊?查韦斯的继任者马杜罗很有信心:“我希望国家经济复苏,我有办法,相信我”。

  怎么做呢?只能继续印钱。

  2018年,委内瑞拉又搞了次货币改革,先是把对美元的官方汇率一次性贬值95%,拉到黑市的兑换标准,紧接着在强势玻利瓦尔的基础上推出了主权玻利瓦尔,与旧货币以1:100000的比例兑换。

  如此一来,国内的债务和预算问题算是蒙混过关了。只不过对已经月入百万的普通民众来说,虽然人均工资上调了3500%,但日子却更艰难了。

  04

  委内瑞拉的通胀危机,离不开政府过度透支信用的推波助澜。无论是查韦斯还是马杜罗,都无力解决日益膨大的财政赤字,只能在央行配合下开动印钞机,放任大水冲垮居民储蓄的堤坝。

  正是因为如此,主权国家央行的独立性就显得尤为重要。主流经济学界也一直有着这样的共识:

  央行必须要有独立性,虽然都是公权机构,但央行必须相对于政府独立运作,不受干扰设置短期利率;而财政必须要有纪律性,政府债务若无限扩张,最终会面对破产的风险。

  比如一战后的德国,在少了10%对人口和主要的工业产区后,还面临着1320亿金马克的巨额战争赔偿。为了还债,魏玛政府不得不向当时德国央行出售国债,弥补赤字;

  债务搞定了,可也引发了世界历史上最严重的一次通胀,马克相对于美元贬值了99.99999997%,物价上涨了38.7亿倍,直到魏玛政府最终宣布原有货币体系破产,灾难才得以终结。

  近几年的津巴布韦也是如此,不过他们跟委内瑞拉一样付不起印钞的巨额成本。于是干脆把纸币面值提了无数倍,2009年还发行了面值100万亿的新津元,也算是另辟蹊径。

  虽然在二战后的一段时间里,财政主导宏观政策也时有发生,但大多数国家最终接受了信贷主导货币创造的理论。即使需要刺激经济,也有负利率和量化宽松可选,对赤字货币化讳莫如深――

  在“直升机撒钱”之后,人们对未来的看法可能会变得更加悲观。或出于对未来高通胀的预期,或出于对未来物价飙涨的预期,更焦虑的消费和抢购,会让恶性通胀成为某种自我实现的恐怖预言。

  为此,一些国家甚至立法禁止财政赤字货币化,比如《中国人民银行法》中就有这样的规定,“中国人民银行不得对政府财政透支,不得直接认购、包销国债和其他政府债券。”

  原因无他,债务货币化后如影随形的恶性通胀,永远是人们挥之不去的梦魇。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