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务活动被限 待价而沽的宏信证券何去何从

券商

就在大股东四川信托欲脱手全部股权,宏信证券被待价而沽之际,一纸限制业务活动的罚单给了这家四川老牌券商迎头一棒。9月1日,宏信证券方面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独家透露,7月以来,陆续有多家机构到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和资产评估,公司已于日前召开股东会通过了大股东拟转让公司股权事项,目前还未确定意向买家。但值得注意的是,8月31日,证监会挂出罚单显示――宏信证券被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当前正处于公司部分股权急寻接盘者的关键阶段,重罚落地对股权出售有何影响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热点问题。

业务活动被限 待价而沽的宏信证券何去何从

暂停资管产品备案半年

风控部负责人去职

8月31日,证监会官网挂出对宏信证券采取限制业务活动、责令处分有关人员措施的罚单,证监会列出宏信证券“三宗罪”:一是违规新增表外代持,多个资产管理计划存续期间委托其他机构代持,但未按资管计划自持债券进行核算,也未统一纳入规模、杠杆、集中度等指标控制;二是两只定向资管产品分别与国通信托同日内开展同一标的债券、券面总额相等、回购期限相同的买断式回购交易,两笔交易存在1%的价差,合规风控未予以预警核查;三是合规风控存在异地展业稽核审计次数不足、质押券信用等级低于投资要求未予关注、债券交易询价留痕监控不到位、中后台部门未设置交易明细核对专岗、部分回购交易首期质押率超300%等问题。

由此,证监会对宏信证券采取暂停资产管理产品备案6个月(为接续存量产品所投资的未到期资产而新发行产品除外)的行政监管措施。相关责任人亦收到处罚,证监会要求宏信证券对资产管理部负责人曹东初、定向资管产品宏信龙江1号投资经理梁橙橙、定向资管产品宏信信成1号投资经理姜惠平、时任风险管理部负责人常亮作出处分,并按公司内部规定对上述人员进行经济处分与问责。

另外,曹东初、梁橙橙、姜惠平三人还被证监会采取认定为不适当人员措施。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两个月前,今年6月23日,证监会便开出罚单对上述问题负有领导责任的宏信证券风控部负责人常亮采取监管谈话措施,彼时证监会也直指宏信证券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经营管理混乱,严重损害委托人利益,并存在故意绕开监管的交易行为。

宏信证券方面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上个月常亮因个人原因已经从公司离职。对于整改情况,宏信证券方面表示,公司内部会按照证监会的要求,尽快完成整改。

大股东拟转让全部股权

多机构上门尽调

值得一提的是,近月来,宏信证券正处于部分股权急寻买家的关键阶段,该公司大股东四川信托因多个资金池类信托产品出现逾期一事正谋划脱手资产自救,拟公开挂牌转让其持有的宏信证券股权。

根据宏信证券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宏信证券共有12家股东,其中,四川信托持股60.376%,为其第一大股东。

今年6月以来,四川信托卷入风口浪尖,多个逾期未兑付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款项牵动投资者神经,6月中旬,四川信托方面给出了初步的补救措施,其中便包括准备转让所持有的宏信证券股份以及变卖川信大厦总部来抵扣资金。关于资产处置进展,8月2日,四川信托公告曾表示,公司提出了《关于公开挂牌转让川信大厦房产的议案》及《关于公开挂牌转让宏信证券股权的议案》,经公司2020年7月23日董事会审议通过,目前已提请股东对上述议案进行表决。

对于股权转让事项的具体情况以及进展,9月1日,宏信证券董事会办公室人士独家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宏信证券已于8月11日召开股东会审议通过了大股东拟转让公司股权的事项,据其透露,四川信托拟将其持有的60.376%的股权全部转让,有关公司股权变动的事项由公司首席风险官牵头负责。“今年7月以来,陆续到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和资产评估的机构有很多,目前还没有确定意向买家,关于挂牌转让的具体进展,是大股东在做,目前公司尚未获得更多消息。”

对于股权转让事项对公司有何影响,上述人士表示,目前没有影响,公司还是在正常经营当中。

在股权寻求转让之际,收到限制展业的罚单,是否会对股权转让实施产生影响?券商投行从业人士何南野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展业限制罚单,会对公司日常运营产生负面影响,但不影响公司的股权方面的资本运作。

资管、投行失利

宏信证券“成色”几何?

而今,宏信证券正待价而沽,业内也将目光聚焦于其经营发展情况。

宏信证券前身自2001年便已成立,虽是四川老牌券商,但公司发展近20年一直“默默无闻”。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发布的98家证券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排名,宏信证券总资产103.96亿元,排名第81位;营业收入8.04亿元,排名第76位;净利润1.86亿元,排名第68位。在2020年证券公司分类结果中,宏信证券获评CC级。

宏信证券收入结构相对均衡,截至2019年底,公司经纪业务、投行业务、资管业务、利息净收入、投资收益业务占营收比重分别为26.55%、18.59%、15.23%、8.02%、27.45%。

值得一提的是,宏信证券此次被监管限制业务活动的资管业务在2019年实现净收入1.23亿元,同比增长86.95%。展业受限半年难免对公司业务收入造成不利影响。Wind数据显示,宏信证券今年以来仅成立了1只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对比来看,去年全年共发行了4只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产品。

资管业务失利,年内宏信证券投行业务也表现欠佳。在今年券商整体投行收入大增的大环境下,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日,宏信证券年内股权承销规模、收入纷纷挂零,债券承销规模74.63亿元,行业排名第70位。

在展业受限,主要业务竞争实力欠佳的情况下,会否影响接盘方购买意愿?何南野表示,券商牌照较为稀缺,价值比较高,对于想涉足证券行业的购买方而言,是具有一定吸引力的,应该能快速找到接盘方。但是资管产品备案暂停6个月,不利于公司新增资管业务的开展,可能会削弱公司股权出售价值。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财务与金融系教授孟庆斌进一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果出现了一些风险事件,多少会影响转让估价,不过资管业务在宏信证券收入结构中原本就利润贡献有限,只要“壳”干净,或有负债未见增加的情况下,基于券商牌照的稀缺性,如果四川信托市场化转让牌照,应该会有不少意向方接盘。

年报显示,2019年末,宏信证券负债总额为89.15亿元,扣除代理买卖证券款后,自有负债总额为50.59亿元,较2018年增幅21.91%。年末公司合并报表剔除代理买卖证券款余额后资产负债率为69.17%。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