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内阁全体辞职:走出政治危机任重道远

时事

■ 观察家

黎巴嫩民众希望构建的,是突破既有的“教派政治”藩篱,形成新的统一的政治体系,但这刚刚开启,依然任重道远。

黎巴嫩首都贝鲁特的港口大爆炸之后不久,黎巴嫩国内爆发了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政府变革。

在巨大的压力下,当地时间8月10日19时30分左右,黎巴嫩总理迪亚卜发表电视讲话,宣布本届政府辞职。在此之前,迪亚卜称,贝鲁特爆炸是该国地方腐败的结果,“我们与人民一起呼吁对那些负有‘其罪行’的人进行审判”“因为他们的腐败导致了这场已经隐瞒了七年的灾难”。

大爆炸无疑成了黎巴嫩政治危机的引信:在黎巴嫩政治平衡脆弱、经济发展乏力、疫情传播蔓延三重威胁下,黎巴嫩政治不满意度上升,而大爆炸进一步挤压了本届内阁的转圜空间,政治危机更加严峻。

一个基本的现实是,黎巴嫩实行独特的“教派政治”原则,各个团体依据不同的宗教和教派属性,来划分国家权力。

黎巴嫩总统归属于黎巴嫩基督徒,总理归属于逊尼派穆斯林,议会议长职务归属于什叶派穆斯林,副议长职务由东正教徒担任,而陆军参谋长则由德鲁兹教徒担任。复杂的政治派别纷争,阻碍了黎巴嫩政治变革的进程。

尽管黎巴嫩基督教、逊尼派、什叶派和德鲁兹等主要教派的政治家族逐渐由80后成员接管,但是如何破除既有的教派政治传统,仍面临较大挑战。

外部势力的干涉,是影响黎巴嫩未来政治走向的另一个重要因素。独特的“教派政治”体系,给周边国家的干涉和渗透,提供了机遇和土壤。黎巴嫩政府领导人往往需要小心翼翼地平衡多方关系,游走在伊朗、沙特、叙利亚和以色列等地区大国之间。

尽管2011年后中东地缘环境发生了较大变化,叙利亚由于内部战事陷入纷争无力继续干涉黎巴嫩内政,但是外部国家对黎巴嫩的干涉仍然存在且明显,黎巴嫩始终无法脱离地缘政治的“地心引力”。

而黎巴嫩民众的抗议示威浪潮,其实可以视为2019年黎巴嫩国内民众示威的一个延续。

在2019年的大规模抗议浪潮中,参与民众大多数是80后、90后乃至00后的年轻人,他们要求采取政治改革,打破现有的“教派政治”体系,建立新的黎巴嫩政治结构,构筑强有力的黎巴嫩中央政府。

贝鲁特港口爆炸事件后,民众的抗议之声仍然是要求废除“教派政治”,要求建立强大的中央政府,来应对国内经济发展乏力、失业率居高不下和疫情防控等敏感议题。

黎巴嫩的教派政治传统,以及现有的政治规则,是1943年《民族宪章》以及1989年《塔伊夫协定》等重要文件设计的,更是黎巴嫩各个政治派别在特殊的历史和现实力量对比下形成的。

黎巴嫩民众希望构建的,是突破既有的“教派政治”藩篱,形成新的统一的政治体系。但是这种诉求,意味着要破除旧有的“家族-教派-国家”权力网络,构筑新的“黎巴嫩人”政治身份内涵,涉及各个教派关系,涉及黎巴嫩国家属性和政治身份内涵,绝非一朝一夕能够完成。

黎巴嫩的政治规则重塑之路,刚刚开启,依然任重道远。

□王晋(西北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教授,叙利亚研究中心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