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期货

7月初,市场普遍预期6月增产,但未曾料马来产量环比增幅高达14%,同比上涨25%,高产量打压期价,连盘震荡下行。不过受高出口和高消费的影响,马棕6月底库存下滑6.33%至190.1万吨。7月中旬,市场消息称印尼加里曼丹西部暴雨,对产量不利,SPPOMA产量数据显示前15日减产幅度高达19%。与此同时,船运机构7月前15日出口降幅缩窄,由前10日下滑18%缩减至下滑9%,马盘大幅走高。国内棕榈油库存连续两周下滑,连盘7月17日当周涨幅高达9.64%。紧接着,洪水带来的减产预期不断加强,且ITS前25日出口环比止降回升,DCE棕榈油继续强势走高,于7月27日涨至当月高点5734元/吨。随后,印尼表示2020年生柴生产或达不到960万千升,仅可达830万千升,9-10月的增产预期同样抑制期价,棕榈油主力滞涨回调。截至7月31日,DCE棕榈油由6月30日4996元/吨涨至5680元/吨,涨幅高达13.69%。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1??产量

6月以来,中国南方多省陷入强降雨,全国连续发布近2个月的暴雨预警。7月中旬,市场消息称印尼加里曼丹岛西部和南部发生洪水,引发产量担忧。

1.1 东南亚迎来暴雨 产量意外下滑

印度尼西亚7月累计降雨量达到6年最高值,棕榈油主产区的降雨主要集中在加里曼丹岛。马来西亚7月降雨量312.9mm,创历史同期最高,主产区的降雨主要集中在沙捞越和马来半岛彭亨州。

洪水主要通过影响运输和采摘以影响产量。一方面,由于棕榈果均为人工采摘,且种植园内多为土路,洪水会导致园内的交通严重受阻。另一方面,局部的雷暴淹没加里曼丹部分产区,导致低洼地区的山洪暴发,扰乱市内正常物流,同时部分劳工的房屋可能被催毁,对种植园的劳动力同样会造成影响。SPPOMA和MPOA数据相继印证马来的减产问题。主要代表马来半岛柔佛州产量情况的SPPOMA数据显示7月减产9.52%,相对更能体现全马产量情况的MPOA数据同样显示7月前20日棕榈油产量下降8.88%。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当前7月减产已是大概率事件,市场预估幅度为2%-7%。根据8月4日和8月5日的最新消息,路透和彭博对马来西亚7月产量的预估分别为减产5%至179万吨和减产7.4%至175万吨,UOB大华继显的调查数据为减产2%~6%。彭博此前对印尼7月产量的预估为下滑8.3%。另外,降雨过多也会因为影响光照而使棕榈果的出油率下滑。6月,马来的降雨触及历史最高值,出油率同样也降至历史同期最低,在7月更加集中的暴雨过后,出油率很可能再次下滑。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1.2 秋季或有可能产生拉尼娜 劳动力问题需引起关注

本次东南亚暴雨不禁让人想到是否与拉尼娜有关。7月10日,澳洲气象局将厄尔尼诺检测指标由不活跃变更为“拉尼娜预警”(La Nina Watch)。拉尼娜是指赤道太平洋(601099,股吧)东部和中部海面温度持续异常偏冷的现象,信风将大量暖水吹送到赤道西太平洋地区,导致该地区易出现暴雨洪涝灾害。气流在西部的上升运动更为加剧,有利于信风加强,这进一步加剧赤道东太平洋冷水发展,引发所谓的拉尼娜现象。近10年中,2010年曾在夏秋季节发生拉尼娜,马来和印尼降雨量异常高,尤其印尼多个月份达到创记录高位的降雨水平。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当前各大气象局对厄尔尼诺的预估显示,夏季大概率为厄尔尼诺中性,秋季发生拉尼娜的概率为50%-55%。总的来看,现在看是否形成拉尼娜还为时尚早,后续需持续关注。综合来看,本次东南亚棕榈油减产主要以季风性洪水灾害为主,与拉尼娜无关。以下为各机构对拉尼娜的预估情况:

(1)澳洲气象局:7月,拉尼娜发生概率升至50%。过去40年中,状态达到“LaNina Watch”共有10次,其中有8次在若干月后发生拉尼娜。

(2)马来西亚气象局:8月,厄尔尼诺中性概率60%。9月起,拉尼娜的概率为50%-55%

(3)中国气象局:夏季预计为ENSO 中性状态,秋季进入拉尼娜状态的可能性大。

(4)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夏季预计为ENSO 中性状态,秋季有50%-55%的几率进入拉尼娜状态,冬季有50%的几率持续拉尼娜。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劳动力同样是马来西亚棕榈油产业需要关注的重点问题。根据马来西亚棕榈油协会(MPOA)于7月20日的表述,马来西亚的棕榈种植园非常依赖印尼和孟加拉国的工人,占种植园总劳动力的84%。在新冠肺炎疫情之前,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产业已经缺少36000名员工,这对单产造成10-25%的潜在影响。新冠疫情之后,劳动力问题可能会加剧。不过根据UOB市场调研,马来西亚的劳动力短缺问题主要发生在中等规模的种植园,多数大型种植园基本不受此问题的影响。7月29日,由于新冠疫情严重影响马来经济状况,政府决定减少外籍劳工的雇佣,对允许雇佣外籍劳工的领域进行限制,仅建筑业、农业和种植业三个领域允许聘用外国工人。这项政策或许可使原本在其他领域工作的劳工不得不转移到种植业,一定程度上利于缓解马来棕榈种植园劳动力问题。

1.3 马来10月起开始减产 印尼全年减产严重

根据NOAA8月天气展望,暴雨问题得到缓解,降雨恢复至正常水平,甚至部分地区降雨少于历年同期。马来西亚方面,随着天气的恢复,8月将进入增产周期,10月进入减产周期。根据产量对降雨的预估模型,去年四季度降雨良好,预计3季度产量为574万吨,环比增加6%,4季度产量为527万吨,环比下降13%,全年产量为2036万吨,同比略增2.5%。印尼方面,7月份起,将进入减产阶段,全年产量较去年同期下降12%,减产约560万吨。此外,今年疫情对东南亚的经济造成严重影响,中小种植户大量减少化肥使用量,预计四季度产量将较此模型数据有所下降。

(特别说明:模型仅作为趋势参考,详细月度产量预估请参加每月MPOB及GAPKI月报解读及展望报告)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2 国内消费量

2.1 工业消费:生柴消费不及预期 印尼政府大力支持

印尼能源部生物能源主管Andriah FebyMisna表示,印尼2020年上半年共消耗416万千升未掺混生物柴油,是印尼全年960万千升消费目标的43.4%。截止发文当日,印尼生物燃料生产者协会APROBI仍未更新印尼6月生柴产量、国内消费及出口数据。印尼平均每月消费需达80万千升以完成2020年生柴消费目标,2019年印尼实施B20时,全年生柴消费为639万千升,按照柴油消费量来换算,对应实施B30时生物柴油月均消费量为79.9万千升。而就协会公布的今年前5月生柴供需数据来看,生柴消费量月均仅为71.9万千升,低于执行今年消费目标所需的80万千升,今年目标如若仍维持不变,则需在6-12月平均消费86万千升,远高于去年对应的生柴月均消费量。由于新冠肺炎疫情降低了燃料需求,今年柴油消费料不及去年,因此,市场普遍对于印尼完成今年生柴消费目标持悲观态度。7月28日,印尼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总干事Sutijastoto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2020年将消费830万千升生物柴油,那么下半年印尼未掺混生物柴油月均消费量若达到69万千升,即可完成下调后的生物柴油消费量预期。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2020年7月,印尼毛棕榈油参考价由上月的569.94美元/吨上调至622.47美元/吨,毛棕榈油export tax连续第四个月维持在零不变。经济事务协调部粮食和农业部副部长表示从2020年6月1日开始对毛棕榈油固定征收55美元/吨export levy。与此同时,印尼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和节能总局EBTKE公布的印尼生物燃料价格指数显示,7月份生物柴油价格指数为7321印尼盾/升,高于上月的6941印尼盾/升,因印尼柴油市场价由政府稳定在5150印尼盾/升,因此生柴柴油价格指数与石化柴油价格指数之间的价差由上月的1791印尼盾/升扩大至2171印尼盾/升,即每升所需生柴补贴增加。假设8至12月价差与7月水平相当,那么今年印尼油棕种植业基金支出总计为25.5万亿卢比,剩余10.3万亿卢比,折合约为7亿美元。(印尼生物柴油详细测算情况可参考此前发布的文章:《屡屡发声,印尼生柴基金还够用吗?》)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尽管市场持悲观态度,但为了适应不断增长的需求,印尼今年目标仍维持不变。农业部正在制定生物柴油发展路线图,因为印尼认为未来有空间增加棕榈油生物燃料的使用,包括100%植物柴油或D100溶剂油。印尼生物燃料生产者协会副主席Paulus Tjakrawan表示,印尼的目标是到2020年将生物柴油中棕榈油的比例提高到40%,该计划原定今年将产能从目前的1160万千升提高360万千升(约30%),为2022年的B40项目做准备。但是由于加工机械、计算机系统和测试领域的专家都来自欧洲和马来西亚,新冠疫情意外着印尼无法引进这些专家,因此产能扩张计划被推迟。另外,马来生物柴油计划并没有任何新的进展,B20生物柴油计划已于今年1月1日启动,预期将额外消耗50万吨毛棕榈油。但早前因受新冠肺炎疫情扩散而执行限制出行措施,马来西亚计划推迟在全球市场推广B20生物柴油的计划,随后,马来西亚商品部部长在5月19日表示,B20生物柴油的全球强制执行将于2020年9月恢复,全国范围内的推广预计将按原计划于2021年6月完成。

2.2 食用消费:马来消费超预期

3月18日马来西亚政府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实施行动限制令Movement Control Oder(MCO)之后,马来4月消费量环比大幅减少40%至15.8万吨的八年历史超低位。由于斋月节前下游终端备货进行补库,5月国内消费量强势反弹112%至33.5万吨,此前市场一度此超高消费量昙花一现不可持续,但在6月MPOB数据显示,马来表观国内消费量意外持续上升,创下历史新高的35.3万吨,环比增加6%。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7月23日,马来西亚大型棕榈种植集团KLK旗下某油脂化工厂发生失火事件,或小幅影响棕榈油下端需求。目前,马来疫情已完全进入平缓期,从三大机构预估数据来看,7月马来国内消费较上月高位将有所回落,预计消费量在26.1至32.3万吨左右。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在7月份,印尼低洼地区山洪暴发,扰乱物流活动和该地的正常生活,同时据报道,苏拉威西岛和巴布亚岛也爆发严重洪水。自然灾害或对印尼的食用表观消费造成影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3 出口量

马来西亚6月棕榈油出口量激增,创下10个月以来新高,较上月增加34万吨至171万吨,增幅继续扩大至25%。路透和彭博预计马来西亚7月棕榈油出口量环比增幅为2%-4%,另外SGS数据显示,马来西亚棕榈油7月出口量环比增加10.7%。预计7月马来西亚棕榈油出口量将延续5个月增长趋势,且远超历史同期水平。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从SGS数据可以看出,马棕7月出口增加主要得益于对印度出口量的增加。当月,马来对欧盟、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出口量均有不同程度下降,但对中国、巴基斯坦及美国出口量高于历史同期,其中,对中国出口量同比猛增122%;从棕榈油产品类别来看,毛棕榈油出口量增加最为显著,环比增幅为60%,同比增幅为86%。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3.1 印度:补库需求促使进口大幅回升

马来西亚7月对印度出口大幅增加,ITS数据显示7月对印度及次大陆出口环比增幅高达45%,SGS同样显示增幅高达108%。因此推断印度7月棕榈油进口继续回升,孟买经纪商及咨询公司Sunvin Group研究主管预计7月进口量环比激增60%,根据SEA此前6月棕榈油进口增幅为48%,进口量为57.2万吨。随着进口的增加,印度棕榈油库存也触底回升。截至7月15日,印度植物油港口总库存为72万吨,其中毛棕榈油为33.9万吨。作为对比,6月30日,印度港口植物油库存总计62万吨,其中毛棕榈油为28万吨。

印度人口大国叠加高人口密度,断断续续的封国政策使疫情久久得不到控制,餐饮业受到巨大打击,严重影响油脂消费。且在疫情期间,印度的油脂消费习惯亦有所转变,向软油转移,进一步抑制棕榈油的消费。人们从之前的在外吃喝改为在家烹饪,而在家大多食用软油。从进口数据来看,6月份葵花籽油进口量同比增加66%至26.8万吨,而豆油进口量同比增加49%至33.1万吨。印度炼油协会SEA称,这是自从1994年开始进口以来,软油进口量首次超过棕榈油,软油进口占比达52%。2020年上半年,印度棕榈油表观消费同比降幅达32%,由去年同期466万吨降至318万吨。

当前印度棕榈油港口库存仍然在历史极低水平,未来有一定补库需求。但近期进口利润的回落,预计8月买船较7月有所减少。受消费低迷影响,未来进口量或难以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值得一提的是,在食用油行业不断呼吁下,印度政府曾考虑提高植物油进口关税以减少对进口的以来,但至今仍未上调。值得一提的是,每半月印度政府会调整税基,随着CNF的上升,7月31日,印度上调植物油进口关税基准价,其中毛棕从622美元/吨上调至680美元/吨;精棕从650美元/吨上调至710美元/吨;毛豆油从747美元/吨上调至803美元/吨。

3.2 欧盟:高POGO价差抑制生柴消费 7月进口减少

2020年7月1日至2020年8月2日,欧盟累计进口棕榈油389,792吨,较去年同期减少24.8%。疫情导致柴油需求减少,POGO价差走高,导致生物柴油并不经济可行。2019/20年度(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欧盟棕榈油进口共计6,391,863吨,作为对比,2018/19年度棕榈油进口量为6,534,033吨。虽然今年疫情限制出行使得柴油使用量下降,但是欧洲各国生物柴油掺混比例均有所增加,使得棕榈油的总进口量基本与去年持平。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欧盟上月提出的让该国食品产业更具可持续性的提案,计划在2023年之前建立可持续食品体系的立法框架,这可能最终导致对进口棕榈油的监管更加严格。虽然马来西亚种植业和商品部表示将通过争端解决机制,向世界贸易组织起诉欧盟根据其代表团条例的政策限制自由贸易,反对欧盟的“反棕榈油运动”。印尼和马来长期因欧盟限制食用油进口而与之争执不休,但在7月17日棕榈油生产国委员会(CPOPC)表示希望参与讨论食品供应政策起草规则,与欧盟委员会共同努力而不仅仅袖手旁观。

欧盟早在7月3日已决定在2030年之前逐步淘汰可再生能源中使用的以棕榈为基础的交通燃料,如果欧盟对棕榈油需求大幅减少,预计后期棕榈油进口量不容乐观。两大主产国担心欧盟会决定实施棕榈油可持续标准,并担心该策略将延伸至欧盟意外,因此就拟议中的举措与欧盟进行接触是当务之急。

3.3 中国:7月进口不及预期 后续有较强补库需求

中国方面,进口利润持续倒挂,7月进口不及预期。7月上旬,部分市场投资者认为下旬将有棕榈油集中到港,不过根据最终ITS和SGS数据,马来7月对中国的出口减少10%-15%左右。相应地,天下粮仓7月进口量预估为52万吨,环比海关总署6月进口量下降12%;其中24度棕榈油为40万吨,相较6月46.76万吨下降15%。据统计,7月船期的买船主要集中在5月上旬和6月中下旬。从进口利润来看,盘面进口利润持续倒挂,但现货进口利润在该阶段时有打开。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展望未来,东南亚产地减产及偏低的库存使CNF水涨船高,国内盘面进口利润持续倒挂。以马来西亚24度棕榈油8月船期华南报价为例,7月6日,8月船期CNF为627.5美元/吨,7月22日,该报价增长至715美元/吨,增加了87.5美元/吨。7月基差回落后反弹,从7月1日320元/吨高位回落至176元/吨,下旬在缺货情绪发酵后反弹至月底270元/吨。但现货进口利润在4-7月多为正值,天下粮仓早在2月即公布过8月船期的买船。远月进口利润优于近月,预计后续港口到港将有所回升。

此外,中国国内食用棕榈油表观消费乐观,与去年基本持平。疫情虽然对餐饮业造成极大影响,但是经测算发现,对食用棕榈油的消费影响主要体现在1-3月份,一季度食用棕榈油的表观消费量同比降幅20%。进入二季度后,棕榈油消费迅速回升,上半年累计消费量达214万吨,与去年同期持平,这可能与防疫期间速食方便食品需求大幅增加有较大关系。超预期的表观消费与豆棕价差并无关系,豆棕价差7月份一路走低,持续维持同期最低水平。7月1日,豆棕价差为历史同期最低水平712元/吨。截至7月31日,价差降低至582元/吨的历史极低水平。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进口量不足以支撑如此乐观的消费量,5月起,中国库存一路走低。截至7月底,中国食用棕榈油库存降至29万吨的历史极低水平。综合来看,中国国内库存低位,但消费良好,后续有较强的补库需求,不过盘面进口利润持续倒挂一定程度抑制了进口的大规模放量。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4 展望

展望三四季度,马来8-9月进入增产周期,随后四季度季节性减产,印尼产量不容乐观,从降雨模型来看,未来产量将持续下滑,且上半年化肥施用减少也将对四季度的产量造成损失。综合来看,马来全年产量预计与去年持平,略高1%至2000万吨。印尼全年减产约616万吨至4571万吨(包含CPKO)。出口方面,国际疫情形势依然严峻,尤其是棕榈油的第一大进口国印度疫情恶化程度令人担忧,截至8月5日,印度累计新冠确诊逾190万,连续7天日增逾5万。今年上半年,印度消费同比下滑30%,后续进口需求或难以大规模放量。中国棕榈油库存降至历史低位,随着餐饮业恢复消费乐观,四季度进口规模有望维持去年水平。总的来看,8月出口料有所回落,未来马来出口总量预计维持去年水平,印尼受产地减产影响,出口或不及去年同期。消费方面,根据印尼能源部总干事的预估,今年全年将消费830万千升生物柴油,要达到该消费水平,预计下半年的生柴消费将与上半年持平。马来西亚方面,9月重启B20计划提振工棕消费。食用消费随着疫情恢复将有所好转,马来印尼后续整体国内消费预计比较乐观。综合来看,马来消费和出口预期较好,全年产量预计约2000万吨,8月库存或环比下降,全年库存难以有明显回升,高点为11月209万吨。印尼产地产量难言乐观,消费受B30支撑,或从9月起进入去库过程。印尼和马来总的来看,产量4季度进入减产阶段,较3季度产量下滑5%;总库存10月起持续走低,料从9月高点507万吨降至12月393万吨,降幅高达22.6%。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棕榈油:产量不容乐观 产地库存或维持低位

 

(责任编辑:陈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