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务数据对不上 IPO已过会的润阳科技与重要供应商谁在说谎?

股票

财务数据对不上 IPO已过会的润阳科技与重要供应商谁在说谎?

经济观察报 记者 张斌 9月10日,深交所发布创业板上市委2020年第24次审议结果公告,浙江润阳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阳科技”)首发申请获通过。

润阳科技曾于2015年12月14日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并于2017年11月15日摘牌。自设立以来,润阳科技主要产品一直为电子辐照交联聚乙烯(IXPE),包括抗菌增强系列、普及系列及特种系列。

不过,记者注意到,润阳科技与其竞争对手,同时也是其重要供应商――新三板挂牌公司浙江交联辐照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交联辐照”)披露的购销数据以及应收账款(应付账款)相互“打架”。到底是谁在说谎?

购销数据“打架”

润阳科技此次登陆创业板拟募集资金6.35亿元,分别用于年增产1600万平方米IXPE自动化技改项目、年产1000万平方米IXPE扩产项目、研发中心建设项目、智能仓储中心建设项目、补充营运资金项目。

资料显示,IXPE产品是一种无毒环保、绿色健康的材料,其物理性能优异,具有无毒、无味、减震、降噪、隔热、耐腐蚀、抗菌、防水、手感舒适、光滑整洁等多种特性,主要应用于绿色健康生活相关的家居建筑装饰、汽车内饰及婴童用品等领域。

润阳科技招股说明书(上会稿)(以下简称“招股书”)显示,该公司的核心产品IXPE近年来的营业收入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超9成。2017年至2019年,IXPE产品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62亿元、3.18亿元和3.57亿元,占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6.27%、98.15%和98.83%。

IXPE的主要原材料是LDPE(低密度聚乙烯)、ADC发泡剂和色母。招股书中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外购半成品的具体内容为IXPE半成品。公司受产能不足的影响,在严格控制产品质量的基础上,外购IXPE半成品进行后续生产加工至成品销售。其中,新三板挂牌公司交联辐照是润阳科技IXPE半成品的主要供应商。

从润阳科技外购IXPE半成品金额与前五大供应商的采购金额来看,润阳科技仅从交联辐照采购IXPE半成品,并未采购其他原材料。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润阳科技向交联辐照外购IXPE半成品的金额分别为923.75万元、4119.62万元和1966.01万元,占当期半成品合计采购金额的比例分别为27.69%、55.55%和80.18%。2017年交联辐照为润阳科技外购IXPE半成品的第二大供应商,2018年和2019年则为其外购IXPE半成品的第一大供应商。

招股书中,润阳科技承认交联辐照为竞争对手,并解释了向竞争对手交联辐照采购半成品IXPE的原因及商业合理性:交联辐照所处行业属于核辐射加工业,主营业务为辐射交联聚烯烃泡沫塑料与化学交联聚烯烃泡沫塑料的研发、生产与销售,辐射交联热收缩管材的辐射加工,为发行人的竞争对手。报告期内,发行人不存在其他外购半成品的供应商为发行人的竞争对手的情形。公司向交联辐照采购半成品后进行加工,主要是为了解决新建生产线期间产能不足的问题,具有商业合理性。报告期内,随着公司产能的提升,公司已逐渐通过自产的方式替代向交联辐照采购半成品,公司向交联辐照的采购下降。同时,报告期内,除浙江交联外,公司还向泉硕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苏州欧徕亚塑胶有限公司等供应商采购半成品IXPE,公司不存在对交联辐照依赖的情况。

不过,润阳科技招股书披露的向交联辐照采购IXPE半成品的金额与交联辐照年报中披露的销售金额存在差异,且忽高忽低。交联辐照2017年报显示,公司向第一大客户润阳科技的销售金额为1011.27万元,比润阳科技披露的同期对交联辐照的采购金额923.75万元多了87.52万元。

再来看交联辐照2018年年报,虽然该公司自此不再披露重要客户的具体名称。但其当期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金额为2625.85万元。显著低于润阳科技招股书里披露的同期对交联辐照的采购金额4119.62万元,二者相差约1500万元。

2019年度,交联辐照当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当期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金额均与润阳科技招股书里披露的对交联辐照的采购金额对不上。其中,交联辐照对第一大客户的销售金额2273.34万元与润阳科对交联辐照的采购金额1966.01万元相近,但也相差约300万元。

假设这两家公司披露的金额都是含税金额,那么购销两端的金额应该是大致相等的。即使假设其中某方披露的金额不含税,那么润阳科技披露的连续三年的采购金额与交联辐照披露的销售金额的差异,应该是普遍偏高或者普遍偏低,而不是忽高忽低的情况。

应收账款与应付账款对不上

除了上述提及的购销数据对不上之外,润阳科技和交联辐照披露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也对应不上。

润阳科技招股书显示,公司应付账款主要为应付原材料供应商、运输商及设备供应商的采购款等。2017年至2019年,润阳科技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2004.09万元、3587.97万元和4092.85万元。其中,截至2019年末,交联辐照是润阳科技的第三大应付账款供应商,当期末润阳科技对交联辐照的应付材料款余额为330.38万元。

但是交联辐照2019年年报却显示,截至期末,该公司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276.42万元,低于润阳科技在招股书里披露的2019年末对交联辐照的应付材料款余额。两者相差约54万元。

此外,虽然润阳科技在招股书中没有披露2017年及2018年的应付账款明细。但公司在2019年12月向证监会提交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披露的应付账款与交联辐照披露的2019年半年报亦对不上。润阳科技招股说明书(申报稿)显示,截至2019年6月末,交联辐照是公司的第二大应付账款供应商。当期末润阳科技对交联辐照的应付材料款余额为213.58万元。

而交联辐照2019年半年报显示,截至期末,该公司第一大应收账款客户的应收账款账面余额为185.62万元,低于前述润阳科技在申报稿里披露的应付材料款余额。相差约28万元。

润阳科技在招股书里披露的采购数据与交联辐照年报中披露销售金额为何“打架”?润阳科技证券事务部的一位人士对记者表示,“每家公司的口径可能会不同。”当记者追问润阳科技在招股书里披露的采购数据是采用何种口径时,该人士要求记者以采访函的形式列举所要采访的具体问题。随后记者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对于两方购销数据及应付、应收账款“打架”事项,记者也拨打了交联辐照在定期报告中披露的电话,但接电话的人士对于记者的问题均回答不知道。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